•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63/0
    2020-07-12
  • 吴总毕竟是有职之人,他不想惹火上身,不敢使强。身居要职,假若为一个近40的女服务员误了前程,那真是不值。他极不情愿的从丁玉梅身上爬了下来,放弃这块馋嘴的美味。这也许是他任职后第一次碰了一个软钉子。本以为长年独居的丁玉梅,性饥难耐,只要撩拨,再加以诱惑,她就…[浏览全文]

  • 754/0
    2020-07-11
  • “紫澜……”等了整整五个钟头,齐安迪的唤声终入耳,刺激着她耳蜗里每一条神经。徐紫澜悠悠转头,齐安迪正朝她走来。“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没事。”徐紫澜理解地说,这点时间她还耗得起。“你想去哪里吃东西,我带你去。”徐紫澜抬头直望,对面那店子人群汹涌,齐安…[浏览全文]

  • 2616/0
    2020-07-10
  • 自从与他重逢后,她的生活开始变得多彩多姿,平淡的日子因他的存在而不平淡。欢乐,甜蜜,忧愁,伤心,常伴她左右,但伴在左右的多为快乐时光,特别是步入恋爱这段时间里,她更是常将笑容往脸上挂。齐安迪平时工作较忙很少有空陪她,可只要一空闲下来,两人就会沉醉在一片缠绵…[浏览全文]

  • 2982/0
    2020-07-09
  • 出了咖啡厅后,齐安迪就将徐紫澜送回家,亲眼看着她上楼后,就掉头离去。Aaron心情一片零乱,昨夜齐安迪与徐紫澜拥抱的一幕总在他脑海重演,他真的好难过,为什么要让他看到这画面?摊开手掌,久久注视着手中物品,那是他准备送给紫澜的钥匙,现在看来这钥匙是送不出去了…[浏览全文]

  • 2887/0
    2020-07-08
  • 丁玉梅耐不住寂寞,饮鸠止渴。为自己家庭的破裂种下了一枚苦果。至从一响午欢后,她在也回不到先前走在六井大道上那种心怀坦荡被人称赞的美好的精神状态中去了。现在她忽然感觉六井的人,特别是女人看自已的眼神不对头,隔壁白老师的老婆虽然碰上也还向先前般打招呼,偶尔关切…[浏览全文]

  • 4115/0
    2020-07-08
  • 两人就身走进附近一家咖啡厅里。他们坐在靠窗边一个空位子上,先叫服务员端来两杯可乐,少少吮吸一口,酸中带甜,另加几分冰凉,味道真好。“对了,快打开看看是什么礼物。”徐紫澜伸手将礼物盒抓过来。盒盖打开,一张张精美的明信片展现在眼前,翻过背面全是感谢的话语,祝福…[浏览全文]

  • 4425/0
    2020-07-08
  • 祁落再次陷入了尴尬之中,上官宫琴漂是漂亮,但祁落对她又不了解,能聊的话题也都聊完了,想找个更不着调的,却不知道能说什么,如果她不用那种眼神看祁落,或许祁落还有想像发挥的余地。??????他希望能有个人到理发店理发,让上官宫琴工作起来,她就没那心思对他虎视眈…[浏览全文]

  • 4867/0
    2020-07-07
  • 这样又平淡的过去一段日子。这段日子里,徐紫澜信守着承诺,一次都没在齐安迪面前出现过。许因是她情绪保持平静的原因吧,旧患有好长一段日子没找上门,记得上次病发是齐安迪来家里时,算一算,差不多半年了。不见面的日子,她天真地以为对齐安迪的思念能就此打住,决心不再跟…[浏览全文]

  • 9947/1
    2020-07-07
  • 想念阿莲,不是Mojito犯的错早上九点钟从人事部出来,帅小泽又把高林领到保安部,给保安部经理专门交代让照顾好高林。他为高林安排的保安部副经理本是个闲职,是他让人事部临时加出来的职位,就是让高林少做事薪水又不算少。高林这人是个热心肠,怎么愿意白拿工资。经理…[浏览全文]

  • 10172/0
    2020-07-07
  • 好了外伤心在痛八月三号的早上,帅小泽状态不错。一起床看到放在床头柜最喜欢的早餐——薄皮火烧夹韭菜盒子,旁边是杯热牛奶、大河报、凤城晚报、充饱电的手机。这种惬意的生活好一阵子没有了,暗自庆幸袁欣敏也这么懂自己。九点多杨晓静还没有来,袁欣敏问值班护士几点拆线,…[浏览全文]

  • 10173/0
    2020-07-06
  • “相信大家都知道这次演唱会的目的吧?”齐安迪一拉,舞台正中那红布悄然飘落,一块乳白色的牌子现身,上面‘慈善演唱会’五个红白相隔的字特夺人眼球。看着台下涌动的人群,Aaron将麦克风往嘴边渐靠“说到这个,今天现场也来了许多这样的嘉宾。”Aaron目光猛然转向…[浏览全文]

  • 13196/0
    2020-07-05
  • 数天的田园‘探险’终于结束,徐紫澜和齐安迪都回到了家。虽说每每忆起这事,他们难免心有余悸,但总算平安。齐安迪发来信息,约她见面,她本想回绝,可当想起曾答应过他,如果他肯帮忙,自己就永远在他面前消失。转念一想,也许以后与他见面的机会不多了,深思未几,便前去赴…[浏览全文]

  • 14528/0
    2020-07-04
  • 这样大概又过去一个多小时。这时,天已大亮,太阳从东边冉冉升起,附在叶子上的露珠也被慢慢蒸发,可仍不见任何同伴过来找他们。徐紫澜突然几声咳嗽,本以为没什么大不了,不料咳嗽却一阵比一阵急,令她呼吸困难。“没事吧?”齐安迪轻拍她后背,慢慢地,咳嗽停止。徐紫澜说“…[浏览全文]

  • 14541/0
    2020-07-04
  • 第五章尾声已经第三天了,小杨一直没有电话,肯定遇见麻烦了。而我这边也有麻烦,应该给她打电话,怎么打呢?到下午她先打来了电话。声音低沉而凄婉,再不是见面时的欢喜雀跃。她简短地说了父母的意见,也问我儿子的意见,我也简短地说了。电话的两头都停了几秒钟,都不作声。…[浏览全文]

  • 14109/0
    2020-07-04
  • 第四章父命镜头转向老河口的某乡镇。果然,她父亲的急电,是趁春节拜年之际,获得了一桩婚事信息。他自作主张,密锣紧鼓,已经谈得只欠东风了。吃过早饭,老父亲坐在磨得发白的沙发上。他头发灰白,身材高瘦,但精神矍铄。军人到了晚年身体一般都很好。“儿呀,这几天我拜年,…[浏览全文]

  • 14737/0
    2020-07-03
  • 徐紫澜离开后,徒留Aaron和杨宇清一双人。“你们刚才聊什么?”“聊旅游,过几天我们公司集体员工准备去旅游。”杨宇清唇边挂起的微笑久久未止,像是为旅游而高兴。“去哪旅游?”“不知道,老板他们还没说,你要一起去吗?”“神经病,我又不是你公司的人,我去干嘛?”…[浏览全文]

  • 14212/0
    2020-07-03
  • 第三章渣男她从小在军营大院里长大,父亲是一般的军人,母亲是小学老师,父母对她管教很严,她是独生女。父亲快40岁时生她,把她当掌上明珠。她原本有一个温馨的家。她第一任丈夫是中学语文教师,他喜欢写作,两人的爱好相同,她常在县文化馆文艺上发些小作品。两人感情很好…[浏览全文]

  • 17339/0
    2020-07-02
  • “你在干什么,不是叫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吗?”齐安迪从车窗内伸出半截脑袋,目露凶光,对她大声说。“我有话同你说,有个育幼院里的孩子好可怜,你搞个节目帮帮他们好不好?”“找我没用的,你应该去找派出所或电视台,你快走吧,待会又提起我爸妈的事,又引我对你生气就不好…[浏览全文]

  • 15197/0
    2020-07-02
  • 进了电梯,打开了房门,鞋柜旁只有一双棉拖鞋,她说:“我穿这个,你穿塑料的吧。”她抬眼向屋内望了一下,进了卧室。我警惕地在客厅站着,心想,她不会让我去那个吧?一会儿,她出来了,就嚷着快开空调。我打开客厅的柜机,立刻轰轰的响起,喷出热风,她说好好多了。我拉她在…[浏览全文]

  • 17566/0
    2020-07-01
  • 下午五时十分。“啪”的一声,一个方形盒子腾空而降,要不是徐紫澜慢走几步,肯定会被杀错良民。一个女孩匆匆赶来捡起盒子,打开一看,庆幸地拍拍胸口“幸亏没摔坏。”然后抱着盒子跑进前边一间屋子里。徐紫澜好奇跟上,屋前那片空地上,有许多小孩在玩耍。眼珠左转,两个女孩…[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