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26/0
    2020-07-12
  • 母亲在厨房给我热饭,今天的确有些肚子饿,就没像往常一样让母亲别忙活了。我在一旁与女儿一起搭积木,她看起来兴致很高,她搭起一个就把两只手放在胸前握在一起欢呼,好像这个世界她是最棒的。我拿起的积木一直未放下,女儿从我手里满手捏了去。我看一会儿女儿,又看一会儿母…[浏览全文]

  • 666/0
    2020-07-12
  • 小小说两篇赵元斌错位杨敬敏职高毕业了,他不愿和父母一样在山村里苦受一辈子。他先和同学一起到江苏电子厂打工。厂里管吃管住,生活不错,干净卫生,也见识了山外的世界,觉得不错。不到一年,便觉得管理太严,工资也不高,一天又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太累人。第二年,不去了…[浏览全文]

  • 9885/0
    2020-07-07
  • 郝明亮每次路过金刚桥时,都要朝海河北面的那栋漂亮的写字楼多看几眼,而且是越看越爱看。这栋写字楼是他首次出任项目经理主持建造的。前两年,他几乎把全部的精力和心血都倾注在了这栋大楼的建设中。如今,大楼都已经投入使用半年多了,可是报给甲方的工程结算却迟迟未被批复…[浏览全文]

  • 10174/0
    2020-07-07
  • 七月的一天傍晚,曹桂霞上吊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双龙村。每晚茶余饭后,一千余户四千口人规划犹如棋盘的双龙村里,各街上都聚集着一群群消夏的人群,人们坐在一块说的最多的自然是当今西月省“合村并居”的试点,现在的智能手机、微信和网络,把农民带入了飞速发展的信息化时…[浏览全文]

  • 17307/1
    2020-07-02
  • 要沉住气,控制情绪,难得有时间陪妻子逛街,得有点涵养。理智在三番五次地提醒着我。好歹地下车库里有灯光,我将韩少功先生的小说《月兰》读完了。被故事情节深深地折服着,回味着,感动着,也没感觉时间太长,看完了以后才察觉眼眶子有些疼。那篇小说的内容是永远忘不了的啦…[浏览全文]

  • 15914/0
    2020-07-02
  • 楼下有个中医推拿、艾灸理疗室,人们每次路过理疗室的门前时,远远地就能闻到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艾条燃烧的气味。这气味仿佛有一种莫名的魔力,强烈地吸引着住在这个小区里的女人们。她们只要感觉到身体哪有点不合适,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也就都会兴致冲冲地跑到理疗室里来进…[浏览全文]

  • 17610/0
    2020-07-02
  • 拾炭太阳刚从东山顶露出笑脸,高大叔便“突突突”地开着他的三轮摩托车进了村。这个村有两个年产千万吨的大型煤矿,矿上每天早五时倾倒煤矸石。他便按时去捡拾炭块。高大叔年轻时在煤矿上下井干活,后来到了五十岁,煤矿上便和他终止了合同。他除了耕种几亩承包地,便因地制宜…[浏览全文]

  • 17132/0
    2020-07-02
  • 微型小说两篇,赵元斌。幸福公园环湖的林荫道上,一中年男子推着一辆轮椅车缓缓前行。车上坐着一位头发全白的老妇人。斜阳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撒下斑驳的金光。红地毯似的柏油路面平展舒适。道旁高大翠绿的柳树舒展着飘逸柔美的枝条,像一个个仙女围着湖水梳妆。柳树下花池里的…[浏览全文]

  • 17053/0
    2020-07-01
  • 老撅头撅了一辈子,年轻时因脾气太撅而成了村里的名人,如今的老撅头呢——尿尿打湿鞋,咔吭屎屁来,迎风流眼泪,走路腿打歪——早没了年轻时的那一股子冲劲。老撅头变得温顺了,温顺得像只小绵羊。照理说,温顺的老撅头应该逐渐地被边缘化才是,谁成想成了小绵羊的老撅头又再…[浏览全文]

  • 17530/0
    2020-07-01
  • 五婶的丈夫死得早,留下五婶和一个智障的儿子,好在五婶的身体还算硬朗,娘俩儿守着几亩薄田艰难度日。五婶说这几亩庄稼难不倒她,再有个十亩八亩的照样不成问题。五婶说的基本上都是事实,我们这里一马平川,农业机械化程度非常高。不管你是十亩还是八亩的农田,大机械下到田…[浏览全文]

  • 16563/0
    2020-07-01
  • 李镇长因公牺牲了,这是镇里的头等大事。办公室主任不敢耽搁,立马起草文件,向上级报告此事。原来,李镇长上午考察了某村的一个养猪场,下午回镇政府的路上,山路崎岖,李镇长所驾车辆失控,冲入山涧起火,李镇长当场身亡。李镇长临死时,双手紧握着方向盘,身旁还放着他随身…[浏览全文]

  • 23716/0
    2020-06-28
  • “人生没有白来的过往,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你而来。”女人是高校大院里长大的,男人是因工作原因从外省调来的。她爱上了他的细心,他爱上了她的贤惠。大院里的人都说一个外乡男人娶了那么优秀的女人,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结婚第一年,他们的女儿出生了。男人从不出去应酬,下班…[浏览全文]

  • 26649/0
    2020-06-28
  • "老大"的丈母娘去世一个多月后,白芒才听说,这让他特别郁闷。不恼老婆经常数落他:“傻,一根筋。就知道整天扑在工地上,别的啥事都不走心,大学毕业都快二十年了,还没捞个一官半职的。”"老大”是圈内下属们对省第三建筑公司牛总经理的尊称。白芒从进公司那天起,就一直…[浏览全文]

  • 34217/0
    2020-06-23
  • 我不想评判,只想把我见过的人、遇到的事讲给大家听——太行清泉凌晨两点钟了,中原大厦的指挥长兼项目经理甄有才还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饼,脑子里挤满了一大堆的烦心事。他头蒙蒙的,耳朵也不停地嗡嗡响,可就是睡不着,他这种今夜无眠的日子都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一小时前的…[浏览全文]

  • 44882/0
    2020-06-17
  • 高考成绩公布后的那些天,同事老徐很是兴奋。一向是深居简出的大宅男,突然间,在家里呆不住了,有事没事地就出门瞎溜达。在小区的院子里,或是在门口的公园里,经常看到他扬着头,腆着肚子,晃来晃去的身影。见人出奇的热情,不管是遇到认识还是不认识的人都打招呼,看到哪有…[浏览全文]

  • 47948/0
    2020-06-15
  • 红色的小车在乡村公路上茫无目的开着,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灿然的金黄,在春日的和风下散发出缕缕清香。三两村庄点缀其间,如诗如画,梦中的故乡,如世外桃源一般,宁静、美丽。当她倦了,累了,总喜欢回到这里,故乡的风、故乡的云总是那么让人依恋。路边有一对夫妻,…[浏览全文]

  • 56920/0
    2020-06-10
  • G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欣毅接到娄市长的电话,一刻也不敢怠慢,急匆匆往市政府办公楼走去,他一边走一边寻思着:G市的房地产市场受到中央政府调控,房子明显没有前一段时间好卖了,一些可用的促销办法都试过了,省重点中学已经搬到经济开发区,开发区房子明显涨了一大截……三甲…[浏览全文]

  • 60183/0
    2020-06-09
  • 生产队的卫生员(赤脚医生)(小小说)下乡青年袁泽宇,喜鹊台生产队王奶奶喜欢她,王奶奶独自一人,是个五保户,认袁泽宇为干女儿,住在王老奶奶家,日夜相伴。老奶奶在院子里养了六只母鸡,每天下蛋,不但家里娘俩吃,还不时的送给知青点吃,有时还换些钱,买点猪肉改善生活…[浏览全文]

  • 66888/0
    2020-06-03
  • 这日,王小六与张三等人在小区的花园里晒太阳侃山海经,不时互相爆个笑料乐一通。张三:王小六,你的名字太寒碜,应该改一个名字换换运气,可以叫王小六加二,又新潮又好听。王小六:那不就成数学题啦,如此一来,你大爷我还能叫做人吗?张三听到王小六自称大爷,心中立马不满…[浏览全文]

  • 82337/0
    2020-05-26
  • 生产队的卫生员赤脚医生锣鼓紧敲战旗红,三线战士上征程。身穿军装多奇志,誓为祖国建新功。喜鹊台大队的社员赵嘎子,参加祖国四川大三线建设,来到公社欢送三线战士的万人大会上,赵嘎子的父亲赵琦代表家属发言说:“我老了,我支持我的儿子去三线建设祖国,家里虽有我一人,…[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