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741/0
    2020-07-10
  • 第十七章灵魂堕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逐渐对学习不感兴趣了。就是有,也是因为爷爷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母亲走了,也没有什么希望。再者,对于家庭后果,也没有什么新的依托!还有几位同伴也是经常来找,他们的成绩很本就不好,索性不在念书了。就是去,也是几个人在路上玩,…[浏览全文]

  • 2838/0
    2020-07-10
  • 第十六章爷爷归来阳光总算把落将近半个月的雨给赶走了。阳光慵散在天际的一角,很不情愿的私下洒泣着。树枝的一头,躲着几只麻雀,无声的看着四周。河边的杂草,无助的低垂着。门前的竹林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闻过鸟的啼鸣?就连一直不安分的风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无影无终…[浏览全文]

  • 17711/0
    2020-07-02
  • 霜染红叶第七章一个星期天下午,淮海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这一个多月他一直处于紧张、疲劳状态,他在调查市化肥厂厂长许鸿生贪污受贿案。许鸿生是市人大代表,省劳动模范。他每年春天市里召开“两会”时,就将市人大提案委员会的人请到饭店吃一顿,请他们给他搞个提案,人大提…[浏览全文]

  • 24460/0
    2020-06-29
  • 1夏天天气说变就变,早晨下乡家访,天气还是好好的,怎么这回就下起了暴雨。放眼看去,只见前方一座大砖瓦房,便赶快跑去躲雨。跑近一看,好大啊,可以说是独雄一方。见我在看上面雕花,屋内一老汉正吸着旱烟,他把烟锅在门槛上磕了磕,得意说,这原是汤家大院地主老财的房子…[浏览全文]

  • 24092/0
    2020-06-29
  • (二)我一年前调入了镇中学,教高中化学,一年后一位有些资历的的老师调到政府部门分管企业去了,学校于是做了调整,让我去接手那位老师班级带高二化学。教学中好些老师都怕跨年级,两个头,备课、练习、作业都得备两份,工作内容会增加不少,但不会承认增加工作量。一个低年…[浏览全文]

  • 30610/0
    2020-06-24
  • 霜染红叶第六章年底,是查案工作的淡季,算算账今年的案件数量已比去年增长了10%,目标已实现,再查案就要增加今年的案件基数,给明年查案加大压力,同时,年底立案,当年结不了案,会影响当年的结案率。检查室人员就利用这段时间,到公安、工商、审计、银监等执法监督部门…[浏览全文]

  • 38147/0
    2020-06-21
  • 有人欢喜有人忧于无声处听惊雷。正当一些中层皆大欢喜的时候,也就是这些中层忘记考评前后那种忐忑不安的时候,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事儿就发生了。就在四月中旬,新的干部任命文件正式下来了,有几个副职中层就给免职了(生产线职工们这样吵,实际也没有免职)三分厂的副厂长任晓…[浏览全文]

  • 37169/0
    2020-06-21
  • 四冬雪昨天晚上,刚下过一场雪,早晨,稀稀朗朗的雪花还在飞,随着风儿的吹,那雪花像翩翩起舞的小蝴蝶,从窗口、半开的门缝里调皮的飞进来;它轻柔的身影,像会隐身法似的,飘飞了不多会儿,就隐身不见了。天下雪,给了何娟少有的休闲天。何娟和女儿都已起床了,小女儿对着门…[浏览全文]

  • 37126/0
    2020-06-20
  • 五十六昆明市巫家坝机场候机室内,尤主任和婆婆马静兰及张英三人坐在椅子上说着话。老二和刘青在地上追逐玩耍。张英感慨地说:“老二要是成了你的儿子多好啊!这姐弟俩已经亲密无间了。”马静兰叹了一口气:“可惜咱没有这福分!这几个月我是把他当亲孙子养的。”尤主任深情地…[浏览全文]

  • 42483/0
    2020-06-19
  • 第十五章母亲的道白天气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今天回来的早,刚刚走到渡船口的河坎子上。就听到,河东的韩大妈和河对面的许大爷说;“今天,萧哑巴的老婆和她家大姑萧根一场架打得很凶啊。哑巴老婆的衣服都被扯坏了好几个口子,萧根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好像也被哑巴老婆打了…[浏览全文]

  • 40513/0
    2020-06-19
  • 第十四章外婆的教育时近秋分。夏季的炎热却似乎还没有来得及发威似的。烤的树枝都低下头似乎是做错事的孩子。路面都被烤的冒起了火,人走在路都跳起了探戈。而令人发愁发疎的雨季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曾经因水漫河岸的迹象已经荡然无存。鸟儿栖落在那茂密的竹林里,吵得连地…[浏览全文]

  • 41086/0
    2020-06-19
  • 第十三章沉痛送姑母天。阴沉沉,好似一只坏了的冬瓜。父亲母亲,、还有请的几位要好的邻居,再不就是粘着亲带着故的,云根,全守等七人乘车去三姑母杜成家。初期的盐阜市区没有现在繁华。而就是被那并不繁华的城市却给留下两巴掌的印痕。市区一条很宽阔的马路(和现在比起来那…[浏览全文]

  • 43816/0
    2020-06-17
  • 霜染红叶第五章年中,组织部门对各级领导班子进行例行考核,纪检机关也照例派人参加,考核结束后,邵林召集市纪委参加考核的人员开会,听取对各地和市各部门考核情况的汇报。当听到汇报市司法局情况时,邵林问:“吴建华在那里反映怎么样?”市纪委原检查二室主任吴建华,下派…[浏览全文]

  • 46676/0
    2020-06-15
  • 五十五李明被拘留了一段时间后放了出来,他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村里。郑有才在村口远远地望着他。他精神为之一振,多么善良正直的人啊!他招了招手并且加快了步伐,但郑有才突然转身拄着木棍摇摇摆摆地走了,显然是有意识地在躲避自己,可能是牛队长对他施加了压力。已经午后…[浏览全文]

  • 56311/0
    2020-06-11
  • 那朵花开了,红的夺人心魄,像个美丽大方的女人那样。它实在也红得像血。华华说:“它太美了,这世界有它便美丽,没它便黯然。”我笑了,说:“那养大它的我是什么?缔造美好的美之上帝?”华华看了我一眼,说:“屁!花本来就美,不在谁养,不信你种盆仙人掌,不信能好看到哪…[浏览全文]

  • 60855/0
    2020-06-08
  • 交公粮1982年国家在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由此直到2005年,每年麦收前,村干部会挨家挨户上门送来盖着乡政府印章的“售粮证”,上面清楚写着每家农户需要缴纳公粮的斤数。旁边还配上一句话:完成粮食收购任务是农民应尽的义务。1990年,我高考落榜、回…[浏览全文]

  • 61794/0
    2020-06-07
  • 五十四盘龙区邓区长的办公室里,尤主任正向他汇报杨琼的后事处理情况:杨琼的遗体在跑马山公墓火化,骨灰暂时存放在那里。等以后她的亲属来了认领。遗物值钱的就是一只红皮箱,其他的就是几件旧衣服,还有锅碗瓢盆简单的生活用品。住房是公房,还欠两个月的房租,服装厂已经付…[浏览全文]

  • 62329/0
    2020-06-06
  • 第九章每年例行公事的考核2020年7月,也就是高考成绩出来不久,看到沙泵站那面黑板上又张贴出白纸黑字的几页纸文件,是如何资助职工子女考上大学的有关细则。细心的人发现今年的奖励有所变动就是要求提高,奖励的资金减少。2014年就在吴德全在主政佑集团时,因为武羽…[浏览全文]

  • 62206/0
    2020-06-05
  • 来到一个穷地方,茅草盖顶泥巴糊墙屋比比皆是。唯有土地庙粉墙青瓦,里面的土地神金晃晃。真是人穷香火旺啊。里面住着一老一小两个乞丐。小的是个娃娃,瘦骨伶仃,头发蓬松,脸黝黑,衣服破烂。站在门前,将一把稻穗,放在木板上,用木棒捶打,想捶出谷子和稻米。只见一对中年…[浏览全文]

  • 62059/0
    2020-06-05
  • 开春了,清早,柳、李、我三人相约,到郊外散步。一走出校门,徐徐春风迎面拂来。柳老师,向上伸直双臂,深深吸了一口,欢喜道:“好啊!吹面不寒杨柳风啊,比街上清新。”“不光空气,而且景色也清新,街上铺面装扮得五颜六色,令人炫目。”李老师曲臂扩扩胸说。“这里人,淳…[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