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403/0
    2020-08-19
  • 霜染红叶第十二章整风活动进入第二阶段后,市领导们的热情明显降低,每3天召开一次会议听取汇报改为每周一次,后又改为每阶段一次,整风办里正常的也只有淮海和顾芳两人,其他人有的每天上班来照个面,有的干脆面也不照,他们对整风办说在单位,对单位说在整风办,其实都到股…[浏览全文]

  • 21936/0
    2020-08-14
  • 九黑夜这是个无月之夜,约莫九点钟光景,夜还不是很深,大概是阴天的缘故,天特别黑,村巷小弄已不见人迹,走出村口,更是万籁俱寂,五米内不辨人形相貌,十米内只见人影晃动。这时,何娟已经木然地走出到村头,一路上,除了刚出门时,有几个不大不小的人从她身边跑过,再没碰…[浏览全文]

  • 21709/0
    2020-08-14
  • 他们成绩好的学生学习搞得好,我们三对男生女生玩得痛快。高考后,他们上网找大学,我们下乡搞旅游。可三个女生坚决反对:我们那里穷,有什么好玩的?可我们说,你们没看到,现在大肉大鱼都吃腻了,就找青菜萝卜吃。还有一个开玩笑说,最高指示,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图画。…[浏览全文]

  • 21710/0
    2020-08-14
  • 霜染红叶第十一章新市长上任,决心大有作为:赶苏南,超苏中,苏北排头,提前实现小康。为此,他召开了几个座谈会,让社会各界献计献策。淮海在一次机关党群口召开的座谈会上做了一个发言,他说:现在社会关注的热点,是机关干部腐败问题,但其实危害更大、更普遍的,是机关干…[浏览全文]

  • 29883/0
    2020-08-12
  • “挠你的咯吱窝。”母亲说话后,弟弟咯咯地就笑起来了。锁柱挠挠头,在黑夜里静静地听着母亲和弟弟的声音,夜还不算太深。父亲走的时候,家里的牛粪饼堆起了筷子高的一小码。牛粪饼整齐地堆在屋前一陡乱石堆成的石墙上,石墙从哪个方向看都是拉拉杂杂的,瞅不出一点平整。牛粪…[浏览全文]

  • 31398/0
    2020-08-11
  • 怎么荒山老林中也有座小道观呀?从断垣残壁看,好像被遗忘了好长年代。不过堂上还收拾得干干净净。有一人正拿着草,嗯,蓍草,在作甚么。走近一看,这不就是《西游记》中长安街上著名的卖卜人袁守诚吗?进去问他,并打开《西游记》,将书上对他形象描写念给他听。没想到他头也…[浏览全文]

  • 31165/0
    2020-08-10
  • 第十章今年过年不放假2016年国内铅锌市场开始回暖,在七八月里就有人传闻过春节不放假要生产呢!生产岗位很多职工就不以为然,在他们心目中春节放假是天经地义的,就在伍佑集团刚刚组建那些年,铅锌市场价格比发酵粉起面的速度都快,王雄强等董事会的人也都给职工放八天假…[浏览全文]

  • 42320/0
    2020-08-05
  • 第十九章三叔归来三叔回来了。他的回来对邻居来说,比谁家儿子结婚女儿出嫁还要稀奇。出去了十几年的三叔一下子回来。对邻居来说,是一个不能接受的事实。可是,毕竟是真的是回来了。他是用一条水泥船把自己的一些东西运回来的,运回来的东西不仅仅有他的日用品,还有一些农药…[浏览全文]

  • 41812/0
    2020-08-05
  • 第十八章找接替爷爷的人我已经不在去学校。自从母亲走后我的成绩是一落千丈,不管我如何赶也赶不上。老师在很多时候也对我有了想法,但是他们不知道我的母亲已经离家出走。有时候还叫我通知我母亲去和他们谈谈,查找一下我的成绩落下来的原因在什么地方。虽然后来老师知道我的…[浏览全文]

  • 41917/0
    2020-08-04
  • 午饭后,两男一女站在门前的路边玩手机,他们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有一个妇女从马路那边走过来,路边的妇女问道:“张婶,挺潇洒的呀。去哪儿玩呢?”“哦,是李婶呀。潇洒个啥?吃完午饭闲得没事,随便逛逛。崔哥王哥也在?你俩不是在城里干活?”“这几天没活,天也太热了,…[浏览全文]

  • 42006/0
    2020-08-04
  • 八守寡何娟的生活,毛樵老活着时是苦,毛樵老死掉后,仍然是苦。并且,并不如毛樵老所料,何娟从此苦出头了,“自由了”。毛樵老给过何娟无止休的折磨,在他死后,留给她的是一个“寡妇”的名号,因此,就引来那么一群人,用另一种变种的方式,像苍蝇蚊子一样嘤嘤嗡嗡地围住她…[浏览全文]

  • 42724/0
    2020-08-03
  • 霜染红叶第十章鲁芳,是黄海市某高级宾馆服务小姐,她做施光耀的情妇,当然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谋取利益,因此,为了能够减少施光耀对她的性要求,又能从中得到中介费,她不断地为施光耀嫖妓宿娼充当皮条客。她在给省纪委的揭发信中说:“施光耀这个人有个特点,既喜欢钱又…[浏览全文]

  • 51300/0
    2020-07-31
  • 浏览《毛泽东读二十四史》《毛泽东读书笔记解析》,莫名惊诧。二十四史是我国最权威的正史,从《史记》到《明史》,囊括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风风雨雨,洋洋洒洒四千万字。然而毛泽东读后,却用不到四百字,一针见血指出,一部二十四史是假的。所谓实录之类大半也是假的。这是怎…[浏览全文]

  • 51573/0
    2020-07-31
  • 七侍病在好长一段时间里,何娟两口子进入冷战,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都不说话,两人间像竖着一块厚厚的巨大的玻璃幕墙,能见到对方人影的晃动,却听不见对方的声音,看不清对方的内心。对何娟来说,却求之不得,她真希望这样“阴冷”能长久地持续下去。何娟对两人世界的生活…[浏览全文]

  • 56378/0
    2020-07-27
  • 霜染红叶第九章施光耀是在开会时被带走的。一次,市政府召开工作会议,会场上坐着各县(市、区)、市各部门和各直属单位领导。施光耀一人坐在台上,正在讲话,他讲得热了起来,起身脱掉上身西服,接过服务员小姐递过来的湿毛巾擦脸,擦完无意间往台下一看,只见会场后面座位上…[浏览全文]

  • 59175/0
    2020-07-26
  • 六绝育何娟在老公的娱乐场上甩了一通炸弹之后出来,眼泪和雨雾,把心头的怒火浇灭了一些。回到家里,竟生出了些许的歉意。到公众场合这样大闹,是不是过分了些?毛樵老虽然可恶,但他毕竟是自己的丈夫,不能把他的面子撕扯得血淋淋的,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何娟告诫自己,今后…[浏览全文]

  • 60536/2
    2020-07-26
  • 《洒下月光的海》四年了,我如约而至,可你又随大海漂泊到了哪里?我在大海里洒下花瓣,祭奠我逝去的青春和逝去的你。昨天我办理了烟台一中英语教师入职手续,现在我可以一个人过得很好了。昨天是你的生日,原谅我没来为你庆祝,因为四年前的今天,你告别了自己的生命,从容、…[浏览全文]

  • 60016/0
    2020-07-23
  • 看到征文启事,猛地想起一个人:那时,为了加快提高中小学教师水平,高等师范学校每年招一批在职教师,寒暑假轮流集中在各县教师进修校,派教授去面授,各科考试及格,到时间发给大专文凭。其间,我被聘为中文辅导老师。那年,全县举办函授专升本升学考试辅导,现代文学主讲老…[浏览全文]

  • 60222/0
    2020-07-23
  • 在教师办公室黑板上,又贴上新华书店一张字条,说书店新到了一些书,点名欢迎我们三位老师光临,我很高兴。夜里看完书,靠着转椅,习惯地巡视高大书架,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从左到右,再又从右到左,满意地微笑着。慢慢地,从书架走出浮士德博士。他惊讶地对我说,怎么,你…[浏览全文]

  • 59324/0
    2020-07-22
  • 老苏也走了苏永忠,工人们常喊他老苏。以前是一分厂浮选工,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好学上进之人,通过自学取得选矿工程师职称。从班长干到到车间主任,最后升为副厂长,也是国营企业成长起来的一个中层。他和李宇春同时调到二分厂继续任职生产副厂长协助程芳铭工作,后来程芳铭调…[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