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435/0
    2020-07-10
  • 阿佤汉子,建筑包工头岩块的老家,在那玛大山深处的永公曼村。永公曼村在沧源、双江、澜沧三县的交界处,高耸入云的那玛大山下是滔滔不绝,永恒奔流的小黑江。山高谷深,林密坡陡,土地贫瘠,但上苍也很眷顾这片土地,那玛大山盛产一种名叫栘依的野生水果。永公曼村寨子里,路…[浏览全文]

  • 2433/0
    2020-07-10
  • 一纸公文,大桥必须年底建成通车!我忐忑了,连一向老成稳重的老总也有些紧张。天气不可预测,软基的沉降无法把握……老总坐不住了,决定召开大会战动员大会,时间就在今天晚上。夏天的夜空,有时很蓝。我看见金星早早出现在离分公司很近的低空,然后月亮就上来了,云在游走,…[浏览全文]

  • 9885/0
    2020-07-07
  • 小城之夏,味道颇丰。溽热稍退、霞彩满天的傍晚,车水马龙的商业大道旁,各家小吃店的门前便开始了酒菜飘香的热闹.长的圆的木桌,高的矮的椅凳,纷纷出场,整齐摆放静候食客.须臾,三三俩俩的客人围拢了来,落座,点菜.谈笑间,焖得通红的小龙虾、烤得喷香的羊肉串、炒得青…[浏览全文]

  • 14002/0
    2020-07-03
  • 又见紫薇花开七月流火季节,就在天北新区,紫薇花开道路两旁,那么的随意,那么的淡然。任凭风吹雨打,顽强地绽放着绚丽的花朵,时经百日。紫薇,虽然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虽然没有梅的国色天香,那么的低调,那么的自信。依然举起簇簇花朵,点缀着城市的美丽。紫薇,虽然没有…[浏览全文]

  • 18280/0
    2020-07-01
  • 1雨过篱墙,雾笼沙,整个心,都在模糊中。此刻,离别一道山脉,无须触动湿透的时光。半坡上的马群,连点缀都不是,牧放者仅仅为了表示一种思想。马的目光与山路垂直,仿佛是不能合并的两个概念。经年过往,曾有多少烦恼,每一次相遇都是擦肩而过。凡尘落素,偶然说破了相互的…[浏览全文]

  • 28268/0
    2020-06-27
  • 邻居从老家抓来几只乌鸡仔来养,她不仅给它们做了护罩,还点了蚊香。她说,怕蚊子叮了眼睛。我觉得这样太小题大做了。我家的雏鸡出来后,除了担心野猫之外,没有做过多的防护,就是学着点了几天的蚊香,就没有再点了,以为不会有什么事情。前天喂食,突然发现好几个雏鸡的嘴壳…[浏览全文]

  • 28731/0
    2020-06-26
  • 我家有两棵枇杷树,一棵在院内西北角,一棵在院外西南角,都有对扎粗,绿叶如伞,高过屋顶。今年冬暖,枇杷坐果多,过了惊蛰,那一束束从上年十月就开花的花梗上都举起圆圆的锤子,一天比一天见大,到了小满,从浓密的叶子底下露出脸来,由青转白,由白渐黄,越发丰满,滋润。…[浏览全文]

  • 30382/0
    2020-06-25
  • 有妈的孩子是块宝,母亲对孩子的爱永远不会随时间的逝去而减少。母爱是与生俱来的,不需要理由,也没有条件。不理你了,我找我妈去;不跟你玩了,我找我妈去;这样的话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是不是好像在哪里听过或者说过。不要不承认,这样的话大部分人在孩童时代都说过。受委…[浏览全文]

  • 30035/0
    2020-06-25
  • 今年夏天的雨水似乎特别的多,一言不合就从天上倾泻来。来不及防备,喜怒哀乐都被收进雨里。等雨季过后,雨季什么时候才能过去。雨肆无忌惮,匆忙而又暴戾。想你在心底,早就拟好了行程,却又被这突如其来的雨挡住了路。找好了借口,编好了理由,只待这雨季过后,与你来一场温…[浏览全文]

  • 33314/0
    2020-06-23
  • 夏日的栾川,静美清凉。四面八方的游客峰拥而至到这里避暑。尽管神州大地仍弥漫着疫情的阴影,但丝毫不减我们兄弟间久别昐重逢的热情。家新兄、填罡、胡俊两位贤弟他们分别从北京、山东、湖北来到栾川的叫河与我相聚。在栾川仅仅待了两天的时间,由于填罡临时有公务,提前离栾…[浏览全文]

  • 34555/0
    2020-06-22
  • 翻开《宋史》,我们会惊奇地发现,上面竟然没有鼎鼎大名的柳永!很奇怪,其实也不怪,历史毕竟是帝王将相的家谱,区区柳永虽然不是一世白衣,但是就凭那点芝麻点大的官还是不足以让史家眨巴一下眼皮的。首先来关注一下主人公的基本信息。姓名:柳永。曾用名:柳三变。绰号:柳…[浏览全文]

  • 37818/0
    2020-06-22
  • 蜘蛛对于我们已不再是陌生的了,它具有惊人的毒性,足以配得上这个“毒蜘蛛”的称号,它的出现常常对人受到威胁。废话就不多说了,我此刻的心中就像那生物学家达尔文一样激动,对生物的热爱,对生命的奇特而沉浮,让我真想去体验一下当生物学家的滋味。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认真的…[浏览全文]

  • 37061/0
    2020-06-21
  • 品味太平老街要慢慢“泡”一座故居如何成“湖湘文化源头”太平街,是长沙这座有3000多年历史的古城中的一条老街;这条老街也是这座3000多年历史的古城唯一延留下的一角。太平街,就成了这座城市古今相连的一条纽带,更是这座城市的一道记忆和见证,还是这座城市的文脉…[浏览全文]

  • 40917/0
    2020-06-18
  • 有时候我觉得提起“非遗”,一些慢慢失去或与人们渐行渐远的东西,的确是不仅仅限于物质的东西。譬如那过去冬天里的雾,于今却多了一个后缀“霾”。而多了这个后缀之后,倘若是站立在山上,跃入眼帘的虽也是朦朦胧胧的风景,然而,一想到雾的后面那个“霾”的后缀字,再想到那…[浏览全文]

  • 47000/0
    2020-06-16
  • 母亲河重获生机(散文)从住宅向西地望去,顺着小道沿着小河沟边不到二百米,就是常年流水不断的“西河套”。河水向北流,起源于南沟里大山下的大泉眼“吊水楼子”(小瀑布)。河中淤沙层层,流水淙淙,清澈见底。河套两旁多是茂密的灌柳,间杂一些远近不等的高大的杨柳树,蔽…[浏览全文]

  • 46810/0
    2020-06-15
  • 荷花苦待知音来一提起荷花,人们都很喜欢。荷花以姿色美丽,夺得中国十大名花之一;荷花更以其“出污泥而不染”之品格,恒为世人称颂。可您知道“荷”是最早绽放的鲜花吗?在人类出现以前,地球大部被海洋、湖泊及沼泽覆盖,只有少数生命力极强的种子植物,生长在恐龙,蕨类植…[浏览全文]

  • 55579/0
    2020-06-13
  • 延绵千里的天山地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天山山脉,是一条横亘在西域中部的巍峨山脉,绵延数千里,聆听着上苍天籁的声音,经受着烈日炙雪的洗礼,享受着白云缠峰的依恋、季风拂尘的眷顾,眷爱着其领域下的众生万物,孕育出一番独有韵味的风景。天山山脉,中华大地上一条贯穿中西…[浏览全文]

  • 56074/0
    2020-06-13
  • 塞外六月栀子花开塞外骄阳的六月,和风赋花漫地香,温馨诗意醉韵浓,点点绿韵轻抚动,栀子花开雅韵涟。正是栀子花开时节,一簇一簇栀子花,竞相开放,一片一片洁白无暇,铺满红尘,点点绿韵拥着温婉的白花,娇嫩可爱,清雅凝香。栀子花开,飘飘飞舞,一朵一朵,一丛一丛,飘曳…[浏览全文]

  • 60470/0
    2020-06-10
  • 1天幕撤向身后,我沿着晨曦的诗行去散步,走向前,再回来,连路边有多少树木都记得清清楚楚。一日,我看到草地边的石子缝中有极小的花朵缓缓闪烁,便蹲下来用微距认真进行拍摄。这小花虽说绽放在春天,却一向被人忽略,因为她小得不留心无法看到。它的直径最多也就两毫米,大…[浏览全文]

  • 62235/0
    2020-06-08
  • 眸光流转尽皆华章(一)?五点半醒来,在青涩的晨光中,六点起床,来来回回的在厨房和洗手间走动,简单处理家务,之后坐在圆桌前看儿子的《美术》课本。无论是古代的山水,还是近代的飞禽游鱼,其境界妙处,一览动情,那般俗世是非,尘雾妖霭,随之消散几乎是瞬间纳入清静世界…[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