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3000/0
    2020-07-05
  • 装配部组长阿权长得帅,能歌善舞,打篮球打得好,厂里很多女孩喜欢他。阿权对她们没感觉,一个没追,他中意的女孩还没出现。那天装配部来了个漂亮女孩,名叫杨柳,十九岁,阿权老乡,同一个省。阿权爱上了她,有空就去帮杨柳忙,她们边干活边闲聊,阿权说:“杨柳,今天晚上去…[浏览全文]

  • 28027/1
    2020-06-26
  • 今天去医院看牙——前两天掉了一颗,总得补补才好。百度了一下,可以在网上预约挂号。但又一想:这么热的天,还是现场挂号的好——可选个凉快天呀。只是,这名医嘛,还就得预约了。预约时间为06月23日上午09:00——09:30。我于08:50乘车赶到了医院。记得该…[浏览全文]

  • 37916/0
    2020-06-21
  • 阿辉在注塑部做技工,说是技工,其实是上下模,模具轻的几百斤,重的几千斤,体力活,力气小的干不了的。阿辉节衣缩食,天天在厂里吃饭,从没去外面饭店吃饭。他不买衣服,天天穿工衣,衣服有很多机油他也穿出去逛街,工友们笑他,逛街的人也笑他。工友阿强对他说:“阿辉,你…[浏览全文]

  • 54826/1
    2020-06-14
  • 我们是一群来自农村的人,为了生存,到城市打拼。我们来自于五个不同的省份,但是都在同一个部门。说起方言谁也听不懂,只当是外国来的移民。我们都不是本地人,但我们在为这个城市的发展默默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1间宿舍里住5个人,大家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由于离家太远,…[浏览全文]

  • 60126/0
    2020-06-09
  • 青岛的气候宜人,充满着人文海味,是个冬暖夏凉的养生之地。1“贪婪”起欲人味浓了,海味咸了,其他的气息也就淡了。比如这里人们赖以生存的蔬菜,原本就是被海鲜压过植被的沿海城市,想找一个蔬菜基地那是几乎不可能的,因此当你偶尔看见某座高楼大厦的某个阳台开着的是某种…[浏览全文]

  • 61570/0
    2020-06-05
  • 天灰蒙蒙的,依旧下着雨。十一带着简单的行李回家。在去车站的路上,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孤独的夜行人一样,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品味着属于别人的热闹和喧哗,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离开它,离开它。火车站并不像自己想像的那么拥挤,我想我可能还可以买张座票,但是去了售票口他们…[浏览全文]

  • 71596/1
    2020-05-31
  • 杂工欧阳海喜欢靓女阿梅,欧阳海有空就去看阿梅干活,醉翁之意不在酒,眼睛看着阿梅脸“放电,”阿梅笑了笑说:“欧阳海,看什么看,天天见面不认识啊?”欧阳海笑眯眯的说:“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工友们笑。开饭的时候,欧阳海打到菜了东张西望搜寻阿梅身影,端着碗坐…[浏览全文]

  • 74261/0
    2020-05-30
  • 《愿一切安好》汪舢(汪义运)很久很久没有写文字了,时间过得那么快那么乱,距毕业已经5年了,回首这些年,还好没有忘记自己是谁,还知道自己的名字!这些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有的让自己措不及防!我的人生也经历了一些所谓的变故,工作的更迭,恋人的离开,至亲的人的离…[浏览全文]

  • 99775/2
    2020-05-17
  • 小妹来自江西,名叫百灵,十七岁,留两个辫子,很清纯。小妹做普工,在流水线干活。小妹干活卖力,不偷懒,从没离开岗位兢兢业业干到下班。下了晚班,小妹不出去玩,洗完澡,洗好衣服在文学网站看书,每天晚上看到十一点才睡。小妹告诉我:她学历低,没文化多看书充实自己。小…[浏览全文]

  • 99990/0
    2020-05-16
  • 我那时二十三岁,正是大好的年纪。和我同龄的大多孩子都可以打酱油,这一点都不夸张,在当时我真的可以排在圣女的队伍里了。不是没有人追求,也不缺热心的阿姨大妈介绍,走不进我心的,我就单着。始终信奉一个道理,男朋友是可有可无的,钱却不能不赚,没有男朋友,无所谓,没…[浏览全文]

  • 111108/0
    2020-05-13
  • 2019年12月1日,我和妻子远赴海南澄迈过冬,由于冬季时海南气温比内地高多了,非常适合老年人居住。我俩住在长寿之乡澄迈县金外滩小区,那是一个树木繁多,景色若画的小区,小区门外有个很大的广场,图书馆,博物馆影剧院啥都有,不远处还有新建的大超市,是人们经常光…[浏览全文]

  • 122346/2
    2020-05-02
  • 认识阿华在盛平厂,我们都在三楼喷油部喷油,同一个宿舍。阿华来自湖北,人高马大,皮肤白白嫩嫩,美男子,女孩的白马王子。阿华总是抱怨厂里伙食差,工作时间长,加班晚,“一百块钱一天累死人了,”这句话成了阿华口头禅。阿华干了半年辞工走了,不知他去哪里。一年后,阿华…[浏览全文]

  • 127291/0
    2020-04-28
  • 那年夏天,是我第一次进城。发生了一些极为尴尬的事情,至今想来还有些哭笑不得。我家在偏远的农村,上高中之前从来没有去过县城,只隐约听到这个城市的名字叫南阳,脑海里便没有任何概念,只知道顺着村口那条柏油路一路向北便能到达城里。我的脑海里只有三座城市,老家南阳,…[浏览全文]

  • 129318/0
    2020-04-26
  • 阿辉是我老乡,胆子大。他以前在一个家具厂做,他住405宿舍,他们宿舍有个工友得急病死了,室友害怕不敢住405宿舍了,有的搬到别的宿舍,有的搬到外面租房,阿辉没搬还在住405宿舍,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多安静,阿辉很开心,哼着曲子,工友们佩服阿辉胆子大,阿辉一个人…[浏览全文]

  • 141397/1
    2020-04-19
  • 我的好朋友阿伟是好人。一天阿伟手机来条未读短信,他点击查看:尊敬的移动用户,2:45分你已充值50元成功,感谢您对移动公司支持。“谁帮我充话费呢?”阿伟自言自语的说。我说:”可能是你老乡帮你充吧?”阿伟说:“不可能,我老乡不知道我手机号码,怎么会帮我充呢?…[浏览全文]

  • 147965/0
    2020-04-12
  • 朋友阿星唱歌唱得好,是流浪歌手,经常带心上人阿霞去厚街万达广场拍段子,阿星声情并茂的唱,他的心上人拿着手机拍摄,阿星唱得好很多人看,他们成了阿星的听众。由于阿星常去万达广场拍段子很多人认识他了,当然也认识阿星的心上人阿霞,他一去厚街万达广场拍段子有人就说:…[浏览全文]

  • 148094/0
    2020-04-12
  • 一场新冠逼得人们不敢出门,店铺关门。只有药店和超市是可以正常营业,那也是惨淡经营,只有大型商超赚了个盆满钵满。现在终于解封了,各行各业又慢慢地恢复了营业,情况依旧是不容乐观。虽然出行的人们戴着口罩,大街上总算恢复了一些生机。我看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心中多了…[浏览全文]

  • 140525/0
    2020-04-01
  • 2020年除夕,这是我第一次在异乡过的年。一切如去年在故乡时的年是一样的平淡无味,甚至更添了一份陌生拘束的情结。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原本打算年初三回故乡的决定只能临时取消了。在这个零星炮竹声响的除夕夜,我陷入了深深的夜梦里。“打灯笼找舅舅,舅舅躲在门后…[浏览全文]

  • 138357/2
    2020-03-18
  • 2020年3月13日,因家里的面粉与鸡蛋都用完了,就决定赶早到靠斯科(COSTCO)去买。一路春风,阳光很薄,鲜花夹道,气温在摄氏二十度上下,可谓环境宜人,正在席卷美国全境的新冠病毒似乎舒然消失。我去的靠斯科坐落于美国硅谷的山景市(MOUNTAINVIEW…[浏览全文]

  • 137753/2
    2020-03-17
  • 一场新冠,工厂停工,店铺关门,让各行各业都受到影响。只有企事业单位,编制内的人未受多大影响,工作还在,工资照发。我是千千万万打工族中的贵族,没有固定单位,没有存款,干一天活,拿一天工钱。新冠在贵州是比较轻的,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年前的假期一直放到二月二十六…[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