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05/0
    2020-07-11
  • 我每天下班回来,母亲都不在家,她带着自己的小孙孙——也就是我小侄女去广场看跳舞了。别看小侄女两岁什么都不知道,小家伙也爱热闹,也喜欢出去玩儿,即使她还不懂什么是热闹,什么是爱玩。反正她不愿意闷在家里,她老是闹着母亲要出去。不然总要哭的。每天下午母亲给我剩下…[浏览全文]

  • 2691/0
    2020-07-10
  • 他没有一天不是想回家去的。春节又快到了,越是临近这一天,越是令人兴奋。他此刻又在浮想联翩了,也许这一次可以顺利回家去:要买一套棉衣给自己的母亲,山里冬天雪厚、又冷——她需要这个;还要买一套新衣服给女儿,可是想到这儿,他为难了,这时候女儿是多大又是多高了?他…[浏览全文]

  • 2976/0
    2020-07-09
  • 我家有个邻居,外号叫“大胖老婆”,她的女儿小娟是开发廊的。妈妈说:“我跟小娟联系联系,你上她那里剪头发,价钱能不能省一点?”我说:“我一年能剪几次头?咱和大胖老婆家又没有交情。”大胖老婆是个寡妇,身体没有病,走路也正常,只是有些胖。小娟有2个姐姐,不经常回…[浏览全文]

  • 4049/0
    2020-07-08
  • 与字篇之我与母亲(三)我与母亲我的母亲越来越和这个时代脱轨了,我曾极力想把她拉入这个社会的正常轨道,可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母亲五十四岁,已有大多白头发,我一度想给她买点染发剂,她说贵让我别乱买。我作罢。母亲在与父亲的离婚战争中左眼严重受损,不怎么能看真东西…[浏览全文]

  • 4555/0
    2020-07-07
  • 与字篇(二)我与父亲父亲不喝酒,如今很少有人不喝酒,这算是他的优点——这辈子仅有的一个优点。我与父亲在一起生活时已十二岁了,整个童年他都缺席了。当我坐了一天汽车,一天火车来到他身边时,他正大腿一翘看电视呢。准备晚饭的人是带我来的母亲。母亲领我在属于厨房的一…[浏览全文]

  • 13329/0
    2020-07-06
  • 我想对母亲说的话文/听不见的风妈,这是一个无人的长夜,我独自坐在窗前,静静的听着流淌的时间,时间也是有声音的,我能听到它寂寞的步伐,你听,嘀达!嘀嗒,它正一步一步的走向世界的最后那一刻。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得多么清晰。时间也是孤独的,在这个寂静的夜里,人们都…[浏览全文]

  • 11845/2
    2020-07-05
  • 二月早晨一层微霜,早出门的人留下的脚印在太阳还没照射的大地上显得很醒目,微微凉凉的世界,等待太阳驱寒。我是二月初出生的,母亲完全靠自己就生下了我。当时父亲还在外地打工,而奶奶因为跟母亲的关系,压根就没来看她。在得知我是女儿,奶奶对母亲的态度更不如前。我的出…[浏览全文]

  • 17124/1
    2020-07-02
  • 周末下午,我从超市购买了进口的香蕉和老北京酸奶,去母亲家探望母亲,这两样东西是母亲的最爱,也是她老人家每天必备的食品,许多年来始终如一,雷打不动,所以我每一次去探望母亲,其他东西都可以忽略,唯有这两样东西缺一不可。母亲今年已经是九十二岁高龄,几年前基本上都…[浏览全文]

  • 26785/1
    2020-06-28
  • 几乎每一次我从外头回来,妈妈总要问:“你有没有看见什么熟悉的人呀?”一个长期卧床的病人,和外界失去了联系,她是孤单的。过去的老同事,老邻居都在她的脑海里,只要你提起某某人,妈妈立刻眼前一亮,很多往事浮现在眼前。这天,我在公交车站看见了妈妈以前工友家里的孩子…[浏览全文]

  • 29526/0
    2020-06-23
  • 堂兄喜好饮酒,哪怕桌上只有清水煮白菜,每餐的二两酒是必不可少的。我曾从广州带回几瓶酒,委托二哥交给堂兄。后来,我听别人说,堂兄很喜欢我的酒,经常对人说:“这是我九弟从广州带给我的。”二OO八年冬天,我回老家看望母亲。特地带着二哥、三嫂、四哥去三仙湖拜会堂兄…[浏览全文]

  • 39986/1
    2020-06-19
  • 每一天,我都会看见妈妈在缝补衣服,就连袜子都是自己做的。这天,她让我到市场上给她买几双袜子。我上了一辆公交车。当时,车上的人挺多,没有空座位。到站了,旁边的座位有个空位子,我赶忙坐下来。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帘,背对着我的不是淑美吗?车又要到站…[浏览全文]

  • 41924/0
    2020-06-19
  • 父亲虽然离开我们已将近二十年了,但他的身影却还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这让我每次从梦中醒来时,都颇感欣慰和满足。我应该写一点关于父亲的文字了,不能让岁月的尘埃模糊了我们对父亲的记忆。我家祖居天津东面附近的一个小镇上,解放前镇上的人大多都以做小买卖谋生。父亲生于…[浏览全文]

  • 55528/0
    2020-06-11
  • 时光一溜无影踪,日子一去不复返,匆匆的,又是几年,春去春又回,一日复一日,一年又复一年,我们在悄然无声的光景中渐渐长大,他们在悄然无声的光景中渐渐老去,对于时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能见上一面的外公外婆肉眼看不出苍老,其实,他们已容颜不再。前年的中夏,大舅舅从…[浏览全文]

  • 56446/0
    2020-06-10
  • 那年七夕情人节,外婆生辰不知是否张灯结彩、大摆筵席、喜气闹腾,只记得妈妈隔日从娘家返回,我一直都好奇关心着‘粮票’送出去后两位老人家会是如何反应,高兴、意外、惊讶……那可是我首次向外公外婆表孝心,所以妈妈刚进门不久,我即舍弃拐弯抹角的伎俩,而是采用单刀直入…[浏览全文]

  • 60588/0
    2020-06-09
  • 桃花谢了春红,太匆匆,人的一生太过短暂,短暂到我们不知道明天在哪一天戛然而止,短暂到我们不知道哪一天来不及和亲爱的人说声再见。我已在心中酝酿了许久,深知你们再无机会一睹这信中内容,但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方法来寄托哀思,抒发我的情思。我最亲爱敬爱的外公外婆。从我…[浏览全文]

  • 62457/1
    2020-06-06
  • 蝉鸣生起,此时的初夏格外的活跃,斑驳的星空到处闪烁着光点,像是稚子的眼睛,透露出对这世界无限的惊奇与向往。我呆滞的望着天空,久久伫立,来回抚摸已在我肚子里呆了将近8个月的宝贝,思绪良久……生命是一个奇妙的始端,精子与卵子间的相互结合,便构成了一个小小精灵的…[浏览全文]

  • 62840/0
    2020-06-05
  • 2018年6月2日,钻石王老五邓非在他34岁的时候终于结婚。现在的年轻人太有自己的主张,临到结婚的前几个月,我们大人还在为他操心着急,给他托人介绍,牵线搭桥。他却不声不响。突然一天,他说,老爸,我要结婚!结婚?跟谁结婚?他说,我早说了,您不要瞎操心,该来的…[浏览全文]

  • 60176/0
    2020-06-04
  • 初夏的季节,炎炎烈日把人烤得懒洋洋的。窝在病床上的妈妈时常问我:外面天气热不热啊?这天中午,我的同学老滕发来微信说,他在火车站附近开了一家旅店,让我有时间过去坐一坐。我正想出去透透气,于是换好了衣服,临走的时候,传来了妈妈的声音:“早点回来啊。”金州火车站…[浏览全文]

  • 61907/0
    2020-06-03
  • 难以释怀的亲情(上集)史淑芹我已经退休两年了,但在我的记忆里却有一位难以忘怀的朋友,她就是我们上野县汶水乡39岁的幼儿教师刘嘉英。刘老师有着天使般迷人的微笑,超强的亲和力,满腔的工作热情,最大的特点就是乐于助人,有求必应!人们争相传颂着她的事迹,孩子们跟着…[浏览全文]

  • 67101/1
    2020-06-02
  • 端午时节,大雨如注。感谢苍天善解人意,为我们带来了绵绵不尽的夏雨,这场夏雨既是我思念父亲的悲痛泪水,更是我为父亲墓前郁郁葱葱的松柏浇灌的滴滴甘露。每一年的端午节,我们兄弟姐妹都会齐聚父亲墓前,清水洗净碑上的尘埃,素手除去冢前的杂草,稚嫩的菊花送去无尽的思念…[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