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心情日记情感故事
日记内容页

衣食收租

  • 作者: 蚕桑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8-03
  • 阅读219
  • 草木一秋,渔夫何尝不是别人的鱼,活在昨天尸体中的睁眼瞎,你的逻辑把平面看成立体,却听不到蜻蜓复眼里的映射,身体是你思维的枷锁,你是三维的世界的数据,体会不到穿越你身体的世界早以超出了光的樊篱。   立场,站在自己身体里。你把自己想象成别人,却没有别人的经历。这一片沉寂的海洋,埋葬了无数开拓者的骨骸。   ????????????? ?…大禹王朝…   ???????   这是皇恩38年?,东辽平原遭受了罕见的旱灾,?黑土龟裂,百姓流离失所,尸骸了苍蝇的食物。   一月一日。大都。九龙玉阶上的天坛,?雾绕云遮,羽衣霓裳。大殿上,?玉皇放下了月光杯。   左下首紫檀案边,白脸尚书,扯了口羊腿,抱拳行礼。“陛下,现大都银库,储银仅够两月用度了。”   “哟。皇上?,再过俩月?可就是臣妾的生日了。”贵妃妲己扯着玉皇的龙袍,娇声道。   “美人,放心,朕不会忘记爱妃的生日的。”玉皇拍拍妲己的小手,挥了挥衣袖。”嗯~”妲己摇着玉皇的衣袖风情万种。   ”黄绢拿来。”玉皇提笔,三两下就以写好,将笔投在地上。   ”狼柯听令。”玉皇看向右二食案边的黑袍刀疤?,黑袍忙上前抱拳行礼。”为臣接旨。”   玉皇站起道”朕任命你为钦差大臣?赴各地?催征税银。”   玉皇看狼柯领命,转身抱过妲己,想吻一口。妲己用手挡住,轻叹道;“皇上,可如今遍地饥民?起事抗税。”   “狼柯,这些该死的刁民?,凡有抗税的?一律给我砍了。”玉皇拍了下桌子。抱着妲己道“爱妃,咱们走。   ……东辽除匪……   ?????一月二日,东辽平原,红色土地,红色的太阳,耀得人睁不开眼来。   一个青年将领,白衣白甲,骑在白色的烈马上,兴奋的高举白色战刀。?“士兵们,建功立业在此时,谁敢不前,株连九族。跟我冲啦!杀光刁民,忠君报国。”   ??????”冲啊。杀,杀光刁民,骨肉团圆。”一个个锐意进取的甲兵如狼入羊群,刀光起处,血狂飙,一个个一步附体的刁民纷纷倒下,一双双凝望着天空的眼睛,永远的不能闭上。   ”哈哈哈,痛快,痛快啊!兄弟们,一战成名,光耀门楣。杀~!”   ”哈哈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驾长车,踏破刁民破屋。壮志饥餐刁民肉,笑谈渴饮刁民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荣华富贵。杀……”   一群帝国的精英,金戈铁马,身披重恺,用审判者的利刃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收割着手无寸铁,草芥一般的邪恶生命。用他们的刀枪捍卫了帝王的正义。   可怜东辽路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皇恩38年?那些手持树枝,食不果腹,东倒西歪的刁民,用他们的肮脏的血肉又一次证明了“真龙天子”的伟岸。   ……衣食县收租……   一月三日,去年的粮食早以经吃光。乡巴佬们只能用野草?滕根?树皮?果腹。   这天清晨,大禹王朝的启天郡衣食县土道上,来了六个人,领头是个干巴巴的尖嘴老头。走路一晃一晃的,朝天鼻,八字胡,着一身半旧的黑衣,时不时提起袖子。眯着的老鼠眼,不时转来转去。这家伙身后跟着五个胡子拉碴的铁甲军士。他们脚程很快,从村东头出现不到二十分钟,就走过了二里地,来到一座庄园的珠漆大门前,老头挽起袖子,砰砰砰的在那丈高门上擂了起来。   “谁呀,大清早的鬼叫什么?”院子里冲出一个大腹便便的员外,肥手抓着把青竹扫把。   “是我~。”老鼠眼老头瞪了眼眼前的大圆脸,一把推开他,带着军士往门里走去。“牛员外,牛大便,你胆子不小啊!”   “苟爷,我这不是,不知道是您吗?”牛财主赶忙丢了笤帚,低头跟在后面。“我这就给您和几位军爷泡大红袍。”   “什么苟爷,我叫苟为忠”狗爷显然不满意这个称呼。“以后,你就叫我为忠大爷爷。”   “你大爷的。呸!狗腿子。”牛员外用手遮着脸小时嘀咕。   “你在说什么?”苟为忠大爷爷转过头。   “呃!为忠大爷爷,我是问您大爷,他老人家现在好吗?”牛财主媚笑着说。   “是吗?”苟为忠大爷爷狐疑的看了下牛员外坐了下来。“我大爷很好。你这么问是想托我带点什么东西给他?”   ”嗯,这个……”牛财主头上有点汗,他用袖子擦了擦,伸手从怀里摸出十两银子,放在桌上。   苟大爷爷,拿起掂了掂,皱了下眉收到怀里,我这是来通知你带路的。衣食县拯?传朝廷旨意?为庆贺妲己娘娘千寿之喜?提前收取皇恩39年税赋。”   牛员外,赶忙给坐椅子上的苟爷沏上茶,递了上去。抱着手讨好的站在他旁边。“这个,这个好像有点难办。”   “牛员外?不要给我打哈哈”苟爷用盖子赶了几下茶叶喝了两口。“   ”你看从哪一家开始。”牛员外看着苟爷,赶忙询问。   “就从村东头开始收。”苟爷摆了牛大肥猪一眼。打开了账本“第一家?猪吃草,猪吃草?   ”怎么叫这怪名啊。”   “还有更怪的啦”看着苟爷望着自己,牛员外笑了。”这猪吃草啊特别能下崽儿。?一共下了十七八个?从猪1?猪2?猪三?猪4?一直到猪17“   ”几口人啦?“听了牛员外的介绍,为忠爷爷仿佛看到一堆猪仔。   ”猪1?猪2?猪3?猪4猪5到猪16?全都给饿死了?就剩下猪8跟猪17了”牛员外也摇头。   “猪八”苟爷可是文化人,猪八戒的传说还是听说的,他晃了晃努力把二师兄的形象甩到脑子外边。   “对?,猪8。“牛财主看着苟爷”狗爷。猪吃草就在前面?我们走。“   “好。”为忠大爷爷拿着账本,跟在牛财主后面。   ……猪吃草的家……   牛财主带着苟爷和他的守卫,来到了猪吃草没门的院子里。   “猪吃草~”牛财主,拍着门,对着里面大声嚷嚷。   “哎,哎,是牛员外,来了。”从四面透风的破屋,点头哈腰的,跑出个脏兮兮的驼背老头,面无血色。   “你就是猪吃草。”苟爷看着这手脸皱纹密布,着烂麻布,踩着破草鞋家伙皱起眉头。??“听着你从皇恩3年起,?就积欠田租2担三升?积欠税银。”   “积欠税银一俩三钱”苟爷看了局促不安的猪吃草,翻开了账本,低头看了起来。“啊?还有?加上历年来没有清算的税赋是六俩七钱。”   看到这里,苟爷气愤的抬起头,他爷爷的,这不是刁民吗?他仰起头,狠狠的甩了个白果眼给猪吃草,抬手点了下猪吃草。?“加上这十几年来的利滚利?税翻税?合计是俩千四百零三俩。”   “大人?您就是把小人剐零碎卖了?也卖不出二俩银子。”猪吃草的头上的皱纹更深了,顶着驼背,不断曲膝作揖。这个家已经是有上顿没下顿了。   “来人啦?进屋搜缴。”苟爷气坏了,这是首家收缴,如果这样的刁民不杀下去?那他还搞个屁。   “找到了?谷子”狗爷的守卫从到屋子里,乱翻,终于在一小包的东西,随手打开。   “呃?军爷?军爷??军爷?这不是谷子?这是稻种啊?这是我们全家人的性命啊!”?猪吃草跪在地上哀求着,拽着狗爷的衣摆哭喊。   “我?我俩个闺女饿死了?也舍不得吃它呀?军爷?你要是拿走它?我们全家就没命了?军爷?啊!”   “刁民“苟爷一把踢开他,厌恶的拂下袖子,举步就走。你大爷的,这样的东西,要遇到几个,我回去不得挨骂,怎么地也不能便宜了他。”?哼,拿回去。?喂野猫?走!”   “军爷?我的稻种?我的稻种?我的稻种啊?啊哈哈。”猪吃草哭喊着爬出门外,看到护卫打开稻谷包裹时掉下了的谷粒扑了过去。   “呃?稻种?我的稻种”猪吃草跪在地上失声痛哭,手里攥着在土里的扒拉出的稻种。”呃?只剩下这十几个了。”   胃癌晚期,不能进食,顶着浑身伤痛,从几十里地挑水松土的猪八的父亲猪吃草,失去了最后的希望。他想起了自己的病;他想起自己作月子,还上山背石头,摔断骨头无钱医治的老婆;想起自己饿死的儿女;想起自己剩下的两个面黄肌瘦的儿子;想起自己失败的人生,不由悲有心生,垫着破椅把头套在了房梁垂下的一根麻绳子围成的圈子里?”猪八?,猪17?,往后你们要好好地过。“?眼一闭眼,猛的脚一蹬,破椅子倒地。   “哼,晦气。”苟为忠大爷走在牛财主前面,大为气愤。“这些刁民,好吃懒做,旱灾,就不知道去运水吗?   ”运水?为忠大爷爷,你没见路边的树,都是光秃秃的,没树皮吗?“牛财主跟在后面接口;”现在,连铸墙的观音土,都被这些懒虫吃光了,他们就是祸害丰收果实的蝗虫。”   “这些渣渣,难道他们都不懂的什么是道德吗?”苟爷很是气愤。   “道德?苟爷,你不知道,他们丧尽天良,把婆姨,孩子都饿死了,连母亲得病也不给吃的。“牛大便义愤填膺。”这些个东西连起码的道德也没有,死了,就顶着肚子倒在地上,搞的我夜里都不敢出门了。”   ?????“这么不讲卫生?”苟为忠大爷爷皱着眉头   “卫生??他们吃草根,鸟粪。卖儿女、老婆,甚至掘食死尸、煮食女儿,一家人集体自杀。牛财主气鼓鼓的砸了下拳头。”他们就是屎壳郎,是来给这个世界抹黑的。”   牛胖子张开嘴巴,似乎要呕出来。”还有个守在村里的老文盲饿死了,叫她儿子,用自己脏兮兮的身体做肥料种粮食。”   “混账。”苟为忠听了差点跳了起来。   牛财主赶上两步劝导,”苟爷息怒,您是不知道,我听说,现在城里已经有很多刁民带着小坏蛋入城捣乱。他们的婆娘临盆之际仍在乞讨,弄的城里臭气熏天。”   “什么!你是说他们乘机逃跑了。”苟大爷火了,一巴掌对着牛财主的胖脸呼了过来。   “啊!”

      本文标题:衣食收租

      本文链接:http://021diaoche.cn/diary/18891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