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玄幻推理
文章内容页

双生子(三十)

  • 作者: 韩非情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8-18
  • 阅读2282
  •   我又回到了小屋后的原野,接连几日下雨,积累了几个水洼,荒草丛里有不少萤火虫在飞舞……

      这是多么唯美的画面,曾几何时,我曾憧憬有着这样环境的原野,然而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原野!

      小屋后的原野早已变成了棉花田!

      而小屋还在千里之外!

      我被脑海里似乎近在眼前的这样的美丽夜景迷晕了,伸展了双臂用手去接住萤火虫,这些可爱的小虫飞舞着。我的手心里停了几只小虫,它们尾后的发光体发出淡淡的光……

      夜色迷离,我一个人向前走去,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无边的孤寂包围了我。

      我走了许久,好不容易等到了天光,什么原野、什么萤火虫,它们根本不存在!

      可是我还是没有苏醒,我仿佛沉浸在一个美妙的梦里,这个梦若是不醒,我将永远这样走下去!我是一个孤苦伶仃的女人,我丧失了神志!

      渐渐的我被陌生的人们包围住,他们不知道我的来历,不知道我究竟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也有心肠好的人给我一个吃剩的馒头,喂我一点水喝。

      我在雨后的水洼里照见自己,头发乱了,满脸脏污,而且眼神还不好,不远处的事物我都看不清!

      我就这样过了数十日,我身上的旗袍早已污秽不堪,我的双脚上没有鞋子,我走路的姿态还踉踉跄跄的。

      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仿佛我是一个疯女人。

      但我对他们说:我没有疯,我只是不知道归途……我只能不停的往前走!

      我有时候哭,有时候笑,情绪似乎很不稳定。

      我走出了百里,来到了陌生的小镇上。人们没有见过失神落魄的女子。女人们警告他们的男人,不可以打我的主意,小孩子则跟在我身后嘲笑我。

      我自己还是懵懂无知,只知道渴了喝污水,饿了就找人要吃的!

      ……

      许多年过去,我想到当初被小夭的幻术控制的遭遇,觉得那便是我不入轮回,借体重生,上天借小夭之手施予我的惩罚!

      后来,娟姐听了我的遭遇,双手将我的手握住,说:这不是你的错,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人!

      可是我没有好好和小夭说清楚,我和风语只是一般的关系,我当他是家人的存在……

      娟姐欲言又止,只是低头轻叹了一声。

      ……

      我有错,我知道,我借体重生,原本这具躯体里的魂魄渐渐消亡,被我的魂魄消灭了!

      只是,我为何没有遭遇天劫呢,只是被小夭的幻术折磨了数月。

      上天有好生之德,那为何会降下雷电惩罚修成人形的妖兽?

      为何人和妖不能相恋?

      我已经原谅了小夭,她对风语的情是很深的,她无法自拔,她主动表白于风语,多么纯情的女子,虽然这一切都不可能有什么好的结果。

      ……

      后来听娟姐说,我走了的当晚,风语就急疯了,他知道我出事了,至于如何知道的,她没有说,我也猜不到……

      娟姐说:风语等了你一夜,也找了你一夜,黎明时候就冲到了我家的小院子外面,也不进去,只是一遍遍的大声嚷:寒霜,寒霜!

      娟姐抿着嘴笑。

      我说:那时候我可是不好过的。

      娟姐立刻正经起来,说:我用了搜魂术也找不到你,大约是我功力不够……

      我插言道:不是,是因为我元神有损,任你多厉害的功法也难以搜寻到我……

      娟姐却笑言:那……他为何能找到你呢?

      我明知她说的是风语,还是问:他是谁?

      你明知故问啊,你心里难道就一点也没有他?

      接着说,接着说……我逃避了娟姐的这个问题。

      ……

      说起来,娟姐也不知道风语如何找到了我。

      我也只是知道我在那个小镇上被风语找到。当时,他不顾我周身肮脏一把将我搂住,惹得旁观的人们议论。

      我可还没有清醒,看着他时候目光畏惧,瑟缩地避让。

      风语一句话也不说,拉着我就走。

      风语给我买了几个包子,我见了就不顾形象了,一顿吃了五个,还一个劲的打饱嗝。

      后来,风语又拉着我去了澡堂,找了个大婶帮我洗澡。

      当然,风语也给我带了干净衣裳。

      再后来,他就将我带到了娟姐家。

      娟姐将我上下打量,试探的问了我几句。

      我都答不对。

      娟姐发愁了,说:她是不是得了癔症?

      风语很肯定的说:不是,是被……施了幻术!

      娟姐这才出了口气说:是幻术就好办了!

      娟姐不愧是修行功法高深者,而且懂得妖兽的幻术!她自然猜到是哪个给我施了幻术。

      当时,娟姐便结了个法印,一道光从她的指尖发送,她双手分开,这道光分散成两股,分别射进我的瞳孔里!

      她再念了几句咒语,大声娇叱:破!

      我的眼珠转了几转,仿佛大梦初醒,接着便问:我这是在哪儿?你们是谁?

      风语吃了一惊,说:她怎么还是不认得人呢?

      娟姐松了口气说:没事,她大梦初醒的,自然需要时间回过神来……

      我说了句:风语,你、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风语不顾娟姐在场,一把就将我拉到怀里。

      我急了,扭捏地说:风语,你怎么了,别这样,让、让娟姐笑话了!

      娟姐正色说:你们可以回去了,我估摸着小夭这几日又会遭一回惊雷天劫!

      我听了十分在意,马上对风语说:那我们快点回去!

      风语看着我,说:你好了么?

      我嫌他罗里吧嗦,拉着他的手腕就走。

      风语笑了笑,说:你还是那个性子!不是还有几天吗,这么着急回去啊!

      唔,我醒悟,向娟姐一拜说:大恩不言谢,以后再报答!

      我和风语回到了宅邸,小夭安坐在小桌旁,双手撑起下颚,也不理会我和风语。

      风语对她也无话可说,径直走进了洗手间里。

      我瞧着小夭,她竟也不理睬我。

      我在她对面坐下,说:小夭,你是不是恨我?

      小夭咬着唇,很久才说:我是嫉妒你……你,明明没有我好看,没有我聪明,没有我有用,我和风语……我和风语才是一对璧人!

      可你是妖啊。我插言说。

      小夭的眸子绿光一闪而过,说:外面有谁会发觉我是妖?只有你和风语、娟姐这样的人知道我的秘密。特别是你,你总是、总是扮演着一个痴情的女子,你明明知道,还是要装作糊涂的样子!你以为你又有多痴情,风语来了,你就忘记了心里面的他!

      我无法同小夭解释,只是淡淡地说:小夭,因为你的固执,我已经受到了惩罚,而且,过不了几日,你又将遭受惊雷天劫……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风语从洗手间出来,说:小夭,你以后不能再使你的幻术了,这一次你是将寒霜害惨了!

      风语顿了顿,又说:况且,你平日对我净使幻术,我一直都没有说破而已……

      我一时惊讶,我一直以为小夭眸子发绿是见了鸡腿!原来、原来她那是见了情郎忍不住眸子发绿光!

      我望着风语,心想:小夭这么强的幻术,怎么都没有迷晕你呢?

      哪里知道,小夭的脾气发作,她大声嚷道:我从来没有对你使幻术!风语,你就是个木头,只是知道宠爱这个、这个傻女人!

      我心里想着,我是个傻女人没有错,可风语他几时宠爱我了?

      我看他对小夭才是很宠爱,每次都和她欢喜地相处。

      只是,不知道小夭向他表白后,他怎么就对小夭的看法不同了,还疏远了小夭……

      我记得,那次是前一晚,大约小夭向风语表白,第二天一早,风语就在路上等我,接着就抱着我走过泥泞的小路……

      呃,这个时候了,我怎么还想起这样的事情?

      风语他做了选择,他选择了我。

      小夭这才行事偏激,施展幻术迷晕了我……

      事情就是这样?

      我脸上堆笑对小夭说:小夭,事情都过去了,你还是好好的在家呆着,等着惊雷大劫过去……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小夭恨恨地说。

      我心里暗暗吃惊,小夭还是视我为情敌!

      风语摇了摇头,说:小夭,我其实一直待你如亲妹妹,我不相信你感受不到!

      小夭的眼眶里瞬间有了泪水。

      我看了眼风语,无声地对他说:不要再说了!

      风语大约看懂了我的嘴型,挠了挠头,不再说话。

      当晚,我一直小心的同小夭说话,渐渐的安抚她。

      我事后觉得她恐怕有些秘密一直瞒着我,不然依我认识她这么久,她不应该那么狭隘自私,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情,她还对我不依不饶的。

      小夭,姐姐问你,你究竟怎么了?其实你知道,我对风语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都不和你争,你究竟为什么行事偏颇,为何内心里一直紧张、怯懦?

      小夭摇摇头,一双眸子又起了雾,泪水渐渐盈满了眼眶。

      三日之后,天气有变化,一大早我就看着天空,乌云黑压压的聚集,这是要打雷下雨吧?我直接和风语说了说,今日要帮一帮小夭,让她顺利通过天劫!

      宅邸里很是憋闷,我和风语在阳台上说完话,我就去房间里找小夭,可小夭呢?

      我只见到一个枕头在被窝里,小夭人不在床上。

      我吃了一大惊,小夭不在房间里,那是出门去了,看她如此行事,今日这个天劫她是故意去承受,她是不想要命了吗?

      风语,我大声吼道:小夭不见了!

      我和风语商量,这个事情最好和娟姐说说,娟姐连小夭即将要面临惊雷天劫都知道,说不定可以帮我们的小夭渡劫!

      风语揽住了一辆车子,好说歹说让车主搭我们一程。

      我们这才很快到了娟姐家里,这个时候,我已经见到了闪电在云间出现,雷声一阵阵入耳!

      娟姐很是淡定,说:小夭自己也知道将要历劫,她现在在外面等着惊雷降下……没有别的办法,我来搜一搜吧。

      风语在一旁对失魂落魄的我解释说:娟姐要施法找到小夭,我们耐心等一等!

      娟姐也不多话,直接盘腿坐在床上,双手合十,接着结了个法印,指尖莹莹有光。

      我和风语在外面急的热锅蚂蚁似的,不时地看看房间里的娟姐。

      惊雷在响,天际闪电不断!

      同时,风雨大作!

      我不知道娟姐能不能搜寻到小夭,我只是怪自己本事太小,只会搜人类的魂魄,不会搜寻妖兽的妖灵!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还在等,却不知小夭已经在一片空旷的所在,那里是一片拆迁地,除了砖瓦遍地,就什么都没有!

      小夭人却在那里,她好像已经觉得活着没有生趣,两眼无光,身子瑟瑟发抖!

      本文标题:双生子(三十)

      本文链接:http://021diaoche.cn/content/329614.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