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玄幻推理
文章内容页

双生子(二十九)

  • 作者: 韩非情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8-18
  • 阅读2192
  •   我的脑子有些昏沉,对面的男子说的话,我听得不太真实……但,他的名字叫做黄金御,我倒是记下了。

      难得的出太阳天气,我撑着香腮望向窗外,“金鱼”还在喋喋不休,仿佛只凭一些话语就想惶惑人心。

      我听宫羽说过,这类自说自话的人最是自私,他都没有考虑过对方的感受,反而那些语言少的,每说一句都会关切对方反应,对方不愿听,就会停下来……

      “金鱼”还在描述一道美味佳肴,我听了很是不解,烤老鼠算是什么美食?

      我想到了蜀地的人们酷爱啃麻辣兔头,兴许烤老鼠也是某地的风俗。

      “金鱼”拿出了一条金条结账,我只是用眼角瞥了一眼,心说:人倒是有些贵气,就是不知道金条的来路正不正?

      我们去看电影去?“金鱼”用手帕擦嘴,抹去了唾沫。

      我不置可否,只是起身说:什么电影呢?

      自然是感情戏……电影才上映就有许多人看呢。

      我觉得今日的事情已是小夭安排妥当,我不忍拂了她的好意,可是,我并未对“金鱼”有什么好感,只是不太讨厌而已。

      走吧,去看电影。我很淡然,我想起来最近几年从未走入过影院。

      当年我和宫羽去看电影,末了,我附了那电影女明星的身走在夜凉如水的街道上,摇曳着腰肢,手里的手帕上绣着一朵玫瑰……

      如今只能是想想而已,只能追忆。

      “金鱼”在电影播放的时候,拉住了我的手,我扯了扯,他硬是没有放松,我不想翻脸,因为他是小夭介绍的。

      走出影院我就想告辞,“金鱼”好说歹说要和我一起去逛街。我想着反正出来了,天气又不错,就答应了他,然后告诫他街面上不好拉拉扯扯。

      “金鱼”堆着笑脸点点头,我觉得没有什么话可以对他说,隐隐的觉得他似乎也不像个人,他不知道女子向来不喜老鼠那样的。

      街上的人很多,这条民俗街两旁有不少风味小吃,玲琅满目的小玩意儿。我不得不说今日出门来很值得,如果身旁的人是心里头的好男人就更好了。我没有来由的想起了风语,心里又约莫明白小夭今日这样安排,说不定她也正和风语在一起。

      我就算是成全小夭吧,暗自叹息一声。

      我自掏腰包想给小夭带礼物,未曾想“金鱼”掏腰包比我快。

      我说:这个就当是你答谢小夭的……

      “金鱼”嘴也快,说: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天气好,心情就好些,我虽是对“金鱼”没有好感,也未露出厌恶。

      于是晚饭也答应和他一起吃了,只是在吃饭的时候,我有些心不在焉。

      饭后,我觉得兴许小夭希望我再晚些回去,于是我对“金鱼”说我想去看一个朋友……

      他答应的十分爽快。

      我想见的朋友就是娟姐。

      在娟姐的小院子里,我向娟姐介绍说这个人是黄金御。

      娟姐的眼眸当即看向了我,她待“金鱼”如厕的时候,对我说:这个人好像是妖兽。妹妹,你为何要和他结交?

      我只好说这是小夭的安排。

      人妖不可相恋,小夭为何不知道?娟姐就直接这么说了,我听了有些哀婉,小夭可是恋上了风语!

      娟姐也漠然,她显然早已看出小夭对风语已是情根深种!

      当晚我便说要住在娟姐家,“金鱼”只好告辞,他说下次请娟姐吃饭。

      娟姐权当是一句客套话,看着我微微一笑。

      我和娟姐抵足而眠,娟姐和我闲谈了几句,接着就说这甲鼠不知道又披了层什么样的人皮,这数月来没有他的踪迹可寻。娟姐让我特别小心,我也嘱咐娟姐一人独居要注意,有事情记得通知我们。

      当夜娟姐先于我睡去,我想着小夭对我的特别安排,暗自叹息:我该怎么阻止她呢,这人妖恋可是不准许的。三界里这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是被打破了,那是有严重的后果。我也只是听说那是轻则修行尽毁,重则打回原形,还要受天雷之刑!

      清早上娟姐就为我煮了早餐,我们边吃边说话。

      我看着满院的牵牛花说:娟姐,平日里都种花吗?

      娟姐笑答:没有,只不过由得它们生长。对了,这些不是牵牛花,而是“毒鼠草”!

      我以为她这是同我开玩笑,便一笑置之。

      向娟姐告辞了之后,我慢慢的走回去。路上露水重,我的旗袍下摆沾了露水,高跟鞋也沾染了湿泥。

      我心思沉沉的,也不知道回去后怎么面对小夭和风语。我想告诫小夭人妖恋不可以,但是耳边仍旧是娟姐的话,她说小夭很是倔强,加上妖狐脾气很怪,不会听劝的,让我不要捅破了那层窗户纸,那样就麻烦了……

      可是天雷之刑,小夭就不怕吗?我反反复复的想,小夭只怕经不起更多的天雷,上次她就险些丢了性命!

      前面有些雾气迷蒙,我见到了一个身影,也没有多在意,只是低头走路。

      这个身影近了,我看见他眉眼清爽,目光却是欣喜的,不由得说:风语,你怎么来了?

      风语说:你果然在娟姐家过了一晚,我怎么不能来,我来接你!

      我看他气色不太好,也不知如何问他,如果是小夭以妖力迷惑他,他是如何摆脱迷惑的?

      我的脚下突然一滑,我伸出手臂碰到了风语的胳膊,没曾想风语拉了我一把,然后将我打横抱住。

      我的脸红了红,说:快把我放下,这个姿态被人看见了……

      此处没有什么人,我只是不想看你滑倒,你没有必要多想!

      哎,那、那也不行啊……

      我拖长了音,他都不做反应,我只好作罢。

      我被他这样抱着很是适应不了,于是就看着路面,希望很快就离开这里。

      人家说度日如年,我觉得此刻仿佛过了几个时辰。

      前面终于是小石子路面,我松了口气,等风语将我放下,我回眸看了看后面的湿滑路面,那两旁都是翠竹,一个小黑影子钻入了竹林里,我以为是什么小动物,当时也没有多想。

      我和风语一路上没有说什么话,风语本来就话语不多,我想向他说明小夭恋上了他,问他可有什么想法,可是脑子里还想着刚才他抱着我走路,心里觉得惶惑不安,不由得叹了口气。

      你还放不下啊,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暗想这个时候讲什么故事?

      他就开始说了……

      原来是讲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遇见了难以一个人过路的美妇人,老和尚将妇人背过了河,之后,小和尚问老和尚,不是不能近女色么?老和尚答:方才的事情老衲已经淡忘,为何你还记得呢?

      我自嘲的心说:原来风语用这个故事暗喻我心里放不下过往的事。

      我还记得他曾说过我心里一直有一个人,他这番开导于我,让我有些许感动。

      我便叹息道:这人妖恋……不知你听说过没有?

      你问谁,是问我吗?风语表情凝重。

      小夭又不在这,自然是问你了……我不知死活的说。

      说完我就后悔了,我怎么这么反问他,本来就够尴尬了,我又突然问这个,好像是在提醒他,可……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吗?

      回到了宅邸,我见小夭满眶的泪水的呆坐在小桌旁,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看了风语一眼,心说:怎么了,你拒绝了她?

      风语仿佛知道我为何看他,只是低头不语。

      我暗道:以后跟你算账。我可不许你这么的欺负了小夭。

      转念又一想,我觉得风语也没有错,毕竟人妖恋违背常理,他及早和小夭说清楚,事情才好办。

      小夭的泪水被她抹去。

      而我的高跟鞋“咚”的一声落地,我暗叹一声,不知道以后如何跟小夭相处。

      风语有意避开小夭,没有打招呼就又出门去。

      我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心说:什么意思?让我一个人面对小夭?

      我正觉得局促不安,却也是无法逃避,赤脚走去小桌边,刚要坐下,小夭突然起身,将我下了一跳!

      小夭转身就跑进了她的房间。

      我只得哀叹一声:这……这叫我如何是好?

      小夭,小夭,我在心里念叨着:我可是当你是亲姐妹,如今……我可没有想过和你争啊,只是这规矩天定的,我也无法可想,除了阻止你,就只能是……替你挨一记天雷!

      我大着胆子走向了小夭的房间,在门口敲了敲门,说:我知道你向风语表白了,怎么了,失败了就委屈了?你尽管去追……那什么,有句话说得好:女追男隔层纱……

      你是在看我的笑话吗?房间里传来小夭凌厉的质问。

      我吃了一惊,觉得从头到脚一阵寒意!

      我是百口莫辩了,只得退回到小桌边坐定,这才发觉光脚没有穿鞋。

      我又大着胆子说:小夭,你知道我心里……我这心里有人了,不是风语!我也没有想过同你争,你若是实在喜欢,那就继续努力……

      我还努力个屁!小夭在房间里娇声喊道。

      我知道她开始松动了抗拒我的念头,欣喜地走近了她的房间,说:以你的条件多好的男孩子都会喜欢你的。

      你还是在说我不可以喜欢风语哥哥!

      我、我可没有这么说……

      我的声音低得只有自己听得见,我刚才那样说确实有些奇怪,既然那些条件好的男孩子都会喜欢小夭,为何风语不喜欢小夭呢?

      小夭不知何时走到了房间门口,我低头就见到她的双脚,抬眸时候就见到了绿色的双瞳……

      我不知道小夭的幻术修炼的十分了得,轻易看她的眼眸,我瞬间就失去了抵抗力!

      小夭的妖瞳闪烁,说:你要成全我和风语,你就离开我们吧,今日就走!

      我的脑子似乎不是自己的了,我听见自己重复了一遍类似她说的话:我成全你和风语,我选择离开,我这就走……

      我事后想起来小夭的幻术,还会打个冷颤,她的本领这么强,任谁都能迷晕,迷倒我自然不在话下。

      那一日,我只身出门,连邻居的招呼都没有搭理。

      我踩着肮脏的高跟鞋,穿着一件露水浸湿了的旗袍,浑浑噩噩的走路,心里并不知道该去向哪儿。

      那一日,风语深夜才回到宅邸,他没有见到我,心里十分狐疑,叫醒了小夭问了几遍,小夭睁开惺忪的睡眼说:姐姐她还没有回来吗?她让我一个人先睡的……

      小夭的声音和姿态都没有说谎,唯一的谎言就是没有交代她施展幻术迷晕了我,然后输入了意念控制了我!

      本文标题:双生子(二十九)

      本文链接:http://021diaoche.cn/content/32961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