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随时光消逝的约定:第六十四章:她泪三尺(三)

  • 作者: 华之碧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8-17
  • 阅读2266
  •   灵魂已远去,但肉体还在,不知何时,一道柔柔光线划亮徐紫澜眼眸。

      她轻轻扭动腰部,身后传来一阵酸痛,欲动几下赶走酸痛,可浑身僵硬,动弹不易。

      如木偶神情静静听天由命,脑袋却回忆着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记忆犹新,一切往事晃如昨,有欢笑,开心,甜蜜……也有难过,伤心,泪水和悲伤。

      如果可以,她愿用一切来换取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若能再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让自己掉进这个万丈痛苦的深渊中……

      临近黑夜,天空上的一弯月牙如一截被指甲陷出的白蜡,看不出任何光华。

      一双年轻男女一同手扣手从公寓内行出,少年因和女友分手情绪十分低落,无精打采。

      身旁右侧,一人疾步而来,穿戴整齐,一脸焦急,少年定睛一看,来者是Aaron。

      他行色匆匆的模样已出卖他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少年不想与他僵持,以免会引发争执,然不屑一顾,沉默转身。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自己也百事烦心,应接不暇,哪有精力去管旁事?便若无其事与他形同陌路擦肩。

      正庆幸能不用和他吵嘴,突遭一只大臂阻挡去路,心情正处低谷的齐安迪不愿再挑起事端,降音道“我今天没心情,如果你要找徐紫澜,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我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一旁青春男冷哼一声,不耐烦转开脸,似笑非笑,他眼眸清澈“你还真会装,她不在医院,不是来找你还会去哪,我劝你识趣点把她交出来。”愤怒之余,低眸一看,那两人正甜蜜两手相扣。

      “紫澜去了医院,她怎么了?”一语透露出齐安迪无法掩饰对徐紫澜的关心。

      “你还知道关心她呀,我看你们手牵手的,幸福得很。”Aaron提高音量,语声更励。

      “我们手牵手怎么了?我和Andy的关系谁不知道。”一旁的Anne愤愤不平,踏前几步插上一句,抓住肩边男子的那一只手抓得更紧了。

      齐安迪听见这消息,低谷马上转化为焦急万分,顿时只有一个念头——去找她。

      而,人心思变幻莫测,刚刚尘埃落定下一秒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短暂的焦急带出冷静,突地一转念,既然一切已成定局,拖泥带水又为何,弃就弃个干净。

      多一言不想不愿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难分清Aaron是故意挑衅还是无心激发他怒气“怎么只有一只手被牵着,你有那么多红颜知己,让手空着岂不是浪费?”

      此话一出,佛也有火,齐安迪脸色大变,手紧握成拳,怒气直冲胸膛,终究,努力压下,承接Anne 上话“Anne为我牺牲多少,你知道吗?”

      Aaron笑得荒唐“是啊,她为你牺牲得真多呀,你太天真了。”

      聆听之人若有所思,深思熟虑悟不出所以然,转头诧异一瞥Anne,她神色紧张。

      “说有多爱紫澜,转眼又另结了新欢。”Aaron俊美外表生出一些鄙视来,对这种儿戏行为表示强烈不满。

      “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在指责我?别以为你跟我合作过几天就能干涉我的私事,我知道你喜欢紫澜,我现在和她分手了,不是正合你意吗?”

      话语帧帧戳中要害,彻底触碰Aaron底线,他顿时无比难堪,无地自容,尴尬中生出火冒三丈,眼冒金星,鬓角和手背青筋争先恐后集体出洞。

      怒火难抑,一把将齐安迪衣领抓起,咬牙切齿,使的是狠眼色“我承认我是喜欢她,我认呀,你知道你这个样子多令人讨厌么?就凭你刚才这话,我们朋友情谊从此一刀两断。”

      齐安迪不甘示弱,不耐烦用力一甩,把抓在衣领上的第三只手甩了下来。

      这件事压着已成为心中一根刺,多年合作情分上让他难以启齿,没想到这会心头刺竟阴差阳错被他拔走,真幸运,现在无刺一身轻,算是了结了这桩心头大事。

      齐安迪眸中怒火霎时消退,徒留一个茫然,嘴巴半开,欲言却又止,一抹不经意笑容闪唇边后,又与Anne十指相扣,毅然向另一边行去。

      数步以后,那个声音又牵动他耳内神经线“你只知道Anne为你付出多少,却不在意紫澜为你伤心落泪。”

      此情此景,Aaron算是称心如意了,可他却反倒大肆责备齐安迪,他在为徐紫澜打抱不平,哪怕齐安迪被他一言点醒两人复合他也顾不得。

      话语袭来,齐安迪一颤,胸口一紧,难受无比。

      这件事,他也有很多苦衷,他也身不由己,他也有他的无可奈何。

      “你只在乎Anne,即便紫澜一天一夜不见踪影你也不会在乎。”Aaron愤愤怒怒地说。

      话语又勾起担心,什么,真的假的?

      一天一夜不见踪影,她会去哪里,她身体不好,要出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虽然缘分已尽,再见也是朋友呀,忆曾经,和她轰轰烈烈爱过一场,就算不能再续前缘白头到老,也叫相爱过,也算不枉此生,如今这状况,是否该尽一点微薄之力去关心一下?

      他笑得滑稽,刚刚还信誓旦旦撒手不管,现在又动摇,真够儿戏的。

      眼见齐安迪若有所思的模样,Aaron暗暗欣慰,还算这家伙有点良心,最起码不会无动于衷的袖手旁观,还知道在乎她。

      可,事情的发展往往令人始料未及,齐安迪只是稍稍愣神,便又向前迈步。

      见他头也不回远去的身影,Aaron心头一寒,一个劲地摇头,失望透顶。

      还在气紫澜为他弃自己而去,但她失踪的消息尤为重要,马上过来找他,想着他肯定知道她的消息,因为紫澜弃他而去就是过来找他,虽然中途进了医院,按常理分析,紫澜醒后肯定是过来找他。

      他把她送到医院离开后再回去时她已经不在了,所以猜测她弃院而去应该是对他余情未了,跑过来找他了。

      齐安迪一路前行,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徐紫澜,为她提心吊胆,为她担忧,挂心她的安危。

      她会去哪里?怎么这么不懂事,不会爱惜自己身体,明知身体不好,还到处乱跑。

      ……

      夜深时分,齐安迪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眠,他该如何选择?一边是Anne,一边是紫澜,如何是好?

      去找紫澜,无法向Anne交代,留下,又为下落不明的她提心吊胆。

      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一刻,他抛弃一切杂思,不管Anne的恩情,事有轻重缓急,等找回紫澜再跟她解释,相信她能理解,也只有确保紫澜平安无事他才安心。

      齐安迪快速爬下床,披上外衣,不惧黑夜, “嗖”一声架车狂飚。

      来到学校旁、来到放孔明灯河提边、来到他们一起走过的地方,仍不见徐紫澜身影,失望而归。

      Anne是个明眼之人,见齐安迪一副心不在焉沮丧模样,问题层出不穷,他则用出去取东西为借口搪塞过去。

      Anne根本不相信,却没捅破这层窗户纸,生怕他会将计就计挑起事端,以此为借口大发雷霆离她而去。

      她太了解他,这一线之间情况之下,秘密一旦被捅破,他立即翻脸。

      Anne默默在沉吟,她不管他心里有谁,她只要能留在他身边就好,哪怕留不住他的心,也要留住他人。

      本文标题:随时光消逝的约定:第六十四章:她泪三尺(三)

      本文链接:http://021diaoche.cn/content/32960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