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凭栏论世
文章内容页

我们只能自救——从“贺电、弓克竟能忽悠这么多人”所想到的

  • 作者: 黄忠晶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8-08
  • 阅读32965
  •   关于贺电、弓克的文章已经写了三篇,本想罢手,总觉得还有点什么要紧的没说出来,所以又有了这篇文字。

      我想说的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被贺电、弓克忽悠,受他们的骗,上他们的当。

      《平安经》卖出去了6000册,售价高达299元,初版书在电商平台一度断档,所以又有第二版,也就是说,供不应求啊。有人猜测,这其中恐怕有权钱交易,买书类似于变相行贿。不排除这种可能,但这样的情况不会是大量的,因为真要行贿,不会采用这种太过招摇的方式进行,多半会偷偷地干。也就是说,这6000册书,绝大多数是跟作者没有什么瓜葛的人买的。还有一个佐证:再版时贺电及其鼓吹者做了大量宣传营销工作,如果是熟人行贿,就没有必要搞这一套了。换言之,那些购书者是真的觉得花大价钱买这书值。

      弓克《明学》的售价则高达550元,至于卖出多少本,还没查到相关数据,但都“八进”(进机关、学校、企业、社区、乡村、家庭、军队、特殊人群)了,估计也不老少。如果说这里面可能有不少是派任务,买书者并非真心想买,那么,弓克教授、博导还有一项业绩十分骄人:那就是他招收弟子。据查,2014年他已招收到第8批弟子,而到2018年已有15批弟子了,这速度很惊人。这些弟子对其导师怎么样?2019年,有采访者进“明学群”查看“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东北领军人物影响力榜”投票情况:“随着弓克博士票数的递增,从零到一千,从一千到一万,到两万、三万、四万,节节拔高,到名列第一!我亲眼见证了‘明学’创始人弓克教授弟子们对弓克博士的敬仰和拥戴,见证了弓克部长的感召力和凝聚力。”这些人应该不是为完成任务而被迫去当弟子,而是对其师心悦诚服,至少是觉得跟着弓克走,会有好前程。

      “两字”天书《平安经》之荒谬显而易见,哪怕是小学文化程度的人,只要他还具有常识和起码的判断能力,都能够看出来。《明经》(“一元六本十德”六字经)要复杂一点,表面文章做得更多一些,但除了装腔作势,大量堆砌大话、空话、漂亮话以外,也没有什么高深之处,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人都不难对其作出正确判断。那么,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人心甘情愿地受骗、上当,成了他们的粉丝呢?

      先说《平安经》。我注意到,该书出版于2019年12月,再版于2020年5月。这段时间,武汉及全国新冠肺炎疫情大爆发,人心惶惶,心不自安,接下来又是因疫情导致的就业困难,生活水平下降,老百姓前途堪忧。这时人们的心态是“病急乱投医”,哪怕是一棵稻草,也把它当成可以救命的东西。《平安经》就是这样一棵稻草。那些买这书的人并不是真的要去读它,而是握在手中,或抱在怀里,仿佛就拥有了一道有灵验的平安符,可以百毒不侵,可以无病无灾,可以逢凶化吉,花个几百块钱,值!这是“两字”天书卖断档的根本原因。贺电等人,包括群众出版社,利用人们的恐慌心理,大发疫情灾难财,真正是可恶至极!而数千个买书者在灾难和困境面前不顾常识,丧失自我,舍己从人,不对,是舍己从“神”,才让骗子们如愿以偿。

      买书者受骗上当的另一个原因是,笼罩在忽悠者贺电身上的耀眼光环以及出版社的“高大上”形象。如果贺电是一个没有显赫身份的人,人们很容易认清他的江湖骗子真面目。如果该书是一个非法出版物或一个不知名的小出版社出的书,人们多半也不会去买。

      众人一看,作者是博士、二级教授、博导,国务院享受特殊津贴专家,还有许多学术荣誉光环,他写的书还有错吗?什么?通篇只有“平安”两个字?那是有玄机的:这两个字可以包治百病、千人得福,万方平安,不到这个学术水平,能做到吗?——这就拜倒在这个“神人”的脚下了,贺电成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何况他还是一级警监、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这么大的官,管的就是一方平安的事,买了他的书,咱老百姓心里就安稳了,就像把门神请到家里一样。

      再一看书的封面,哇,人民出版社和群众出版社联合出版,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赶紧买。如果说出版界的一哥也会搞邪门歪道,打死我都不相信;群众出版社是公安部管的,更不会胡作非为、违法乱纪了。

      这样一来,齐活,一个偏离常识、丧失自我的上当受骗者就这样炼成了。

      《明经》的情况也一样,只是弓克的名气更大,干的事更多,不仅出书,还办公司,还大量招收弟子。这最后一招特别厉害:弓克大师自称弓子,要超过孔子、孟子,首先要在弟子人数上与古人一较高低。孔子号称弟子三千,孟子的弟子人数众说不一,但最多不到二十。 看来弓子超过孟子是肯定的,不知其弟子人数是否也超过了孔子;不过没超过也不要紧,按照我上面提到的招收弟子的速度看,超过孔子只是早晚的事。那时弓子可就是古今天下第一人了哦!随便说一下,估计弟子奉献的学费(古称束脩)也不会少,如果弟子超过三千,那该是多大一笔收入!这真是名利双收的好事啊!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年经人拜倒在这样一个学术商贩的脚下?我想,最根本的,还是他们在当下的环境中,感到迷茫,看不到出路,又不能坚守自我,于是想投靠一个神人来指点迷津。对方身上的光环,博士(虽然是野鸡大学的)、教授、博导、孔子学院院长、孔子学会会长、现代国学创始人、省社联党组书记、副主席、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等等,不一而足,眩花了他们的眼,迷惑了他们的心,让他们不自觉地跟着走,顶礼膜拜,高唱:“明学光芒四射,您是新时代的楷模!”

      弓克大师是在做一本万利的生意:这么多的弟子,除了给他一大笔不菲的束脩外,还是他公司免费或廉价的人力资源;他的“明经”,甚至都推销到监狱了,这应该都是他弟子的功劳。此外,如前所述,他荣获“东北领军人物影响力榜”第一名,弟子们在群里疯狂拉票也功不可没。宣传部长嘛,搞这一套是得心应手的。

      就是苦了这些孩子,他们在弓克“神人”的掌握之中无法自拔,这样下去,会毁了一生。如果只是一本书,还可以不看,或者看了之后通过反思,还有可能消除其影响;而面对一个神人、教主般的存在,他们就很难迷途知返、找回自我了。看到“明经”宣传材料中那幅图片:许多七八岁的小孩,手捧宝书,迎接弓克教主的大驾光临,真让人不寒而栗。

      武汉被封城一月之际,我写了一篇文字放在自己的公号上,标题是“我们只能自救”。文中说:“李文亮是提醒人们自救的吹哨者;‘封城日记’的作者是帮人自救的志愿者;常凯是无力自救的牺牲者;方方是揭示人们自救真相的记录者。而‘汉骂’的那位女士,是自觉的自救者,她对社区工作人员说,如果不是省市领导下命令要你们来,你们会理睬我们吗?此前跟你们联系了无数次,都没有任何回音。”

      我在写此文时,不由得想起当时的境况和心情,觉得十分相似,因此把这六个字再次用来作为标题。现在我们老百姓所处的境况,比那时更为艰难、复杂,我们心中的种种困惑和沉重,比那时更难得到消除和减轻。不变的只有一个:我们只能自救。前些时大力提倡的摆地摊,不过是要老百姓自救的一个说法。这是经济上的自救,那么人们在精神上的自救呢?我觉得,首先要认定一点,就是《国际歌》唱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

      特别是,遇到像贺电、弓克这样的人,或者手握“万方平安”的宝经,或者心怀“开万世太平”的国学,无所不包,无所不至,无所不会,无所不能,我们就要躲远点,小心成为他们的猎物,就难以自救了。写到这里,我想起伏契克《绞刑架下的报告》的结语:“人们,我是爱你们的!你们可要警惕啊!”

      若能保有常识,坚守自我,独立思考,不盲从,不轻信,按照理性行事,哪怕形势再复杂,环境再险恶,生活再艰难,我们终可获得精神上的自我救赎!

      【若想看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由心品人生”】

      本文标题:我们只能自救——从“贺电、弓克竟能忽悠这么多人”所想到的

      本文链接:http://021diaoche.cn/content/329224.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