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与字篇(我与母亲)

  • 作者: 乔子木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7-08
  • 阅读38707
  •   与字篇之我与母亲(三)我与母亲
      
      我的母亲越来越和这个时代脱轨了,我曾极力想把她拉入这个社会的正常轨道,可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母亲五十四岁,已有大多白头发,我一度想给她买点染发剂,她说贵让我别乱买。我作罢。母亲在与父亲的离婚战争中左眼严重受损,不怎么能看真东西,她给人的形态印象总是大于五十四岁,别人说她,她就一笑,并不去反驳人家。
      
      早在跟母亲一起生活的时候就发现母亲异于常人的坚忍,那些年与神经质的父亲生活,她竟都承受下来了。要是后来高中不住校,我都可能疯掉!父亲晚上爱听秦腔,一个空间大的房间里都是咚咚锵锵的秦腔声,母亲与他同床,怎么能忍受得了?最后母亲都不怎么说他,因他脾气太暴躁,说一次就有打一次的风险。母亲知道他的脾气,也怕了他,再不管他,就那样任由父亲。
      
      母亲坚忍的性格,任由父亲再做什么都将全然不理。母亲也生气,也哭,但是不闹。我从没想过那样的母亲会提出跟父亲离婚的话来。母亲是保守派,认为嫁了不好的人也是自己的命,命是不能改的。所以她总是忍着父亲。哪怕父亲为别人家孩子过生日买蛋糕,给别人家的媳妇买裤子。她都一一忍了下来。
      
      母亲没有什么技能,只能靠力气赚钱。她打工的城市很大,跟她这个乡下人格格不入,她经常吃亏。听不懂当地的方言,也不会使用当地的方言,干什么事情都得有人陪着。当时正处青春期的我,面对她的笨拙简直不能忍受,我几乎是吼她。去银行存钱不会,去医院挂号也不会,买东西总是付错钱……她干什么我都得跟着,不然就会出错,所以我那时候对母亲的态度,比她小时候对我可厉害多了。我每次发作完都会后悔,但是下次对她我还是老样子。
      
      那倒不是因为我在报复她对待幼小的我那么狠心,不给我吃奶,还因为生了我而难过。我只是觉得我不管干什么,都得花时间去陪她。有时候能去一两个小时,有时候便是一天。凭什么别的母亲能独立做到的事情,她就做不到呢?每次去我都是一肚子气。当然母亲是怎样的,我似乎没关心过,只觉得她低头不说话的样子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那一瞬间我真想拍自己一巴掌,但我没有那样做,只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擦干了不知道为什么而流下的眼泪。
      
      以前母亲也是打人的,脾气也是很厉害。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个样子对她,她却都忍下来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与母亲能正常相处了,她不再只偏爱她的儿子,心里面也开始装着我了。她那样做,倒弄得我慌了手脚。以前我总想着要夜不归宿,要去私奔,要去做一个疯疯的女人,我想让她脸面丢尽,想让她因我而羞愧抬不起头来。可是这些我都没来得及实践,母亲与我的关系已然改变了。
      
      或许正是这样,母亲与父亲离婚,我站在了母亲一边。父亲觉得打母亲理所当然,我却觉得父亲错了,我就说父亲错了。然后父亲勃然大怒,暴跳如雷,但是我根本不理会。以前母亲也被打过,每次都不反抗,可那次反抗却到了离婚的地步,难道不是父亲伤透了母亲的心?
      
      离开父亲的母女两个,找房子,租房子,没有钱租,跟房东求情,最后允许我们先住一星期。当时我们把希望放在弟弟身上,因为弟弟跟房东说要预付我们的房租,可是房东过来催钱,弟弟却不说话了。母亲没有哭,她一直都是很坚强的样子。她把心思又放在现实问题上,她开始接电,修水管,我远远看着,心颤了好久。
      
      我与母亲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后来我从来没在母亲跟前说过,看,你偏爱大的儿子,关键时刻没有管你。我知道母亲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因为她是母亲,而我,虽然对弟弟很不理解,但是我却不能说出来再教母亲难过。
      
      母亲这辈子因为不识字受了很多委屈,现在她要想学什么,我就教她什么,她要是不想学什么,我就不强迫她了。实在要是用到,我会陪在她身边,我再不愿看到母亲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黄昏的阳光照着半面墙壁,我准备好了染发剂,我要把母亲的白头发变成黑色的,她不会老去——她不能老去啊。

      本文标题:与字篇(我与母亲)

      本文链接:http://021diaoche.cn/content/328090.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