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凭栏论世
文章内容页

再谈中美关系

  • 作者: 关正伦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7-07
  • 阅读51568
  •   2011年1月我在《一个老百姓的话——再谈抛弃旧思维,寻求共同点,发展中美关系,共创和谐世界》一文中说到发展中美关系是为了两国更好的发展和促进世界发展的大局。中美关系确实是中国与外国关系中最重要的一个关系。从近一百多年来看,中美两国的历史渊源,其密切程度,恩怨程度,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中国关系可以比拟的。英帝国主义代表兴盛资本主义国家,率先打开了中国的大门,新中国成立之后,中苏兄弟般的关系,在时间上密切的程度上也比不过中美的关系,就是两国断交了二十多年,民间关系也是比较密切的,这是历史的事实。现美国是世界上超强的强国,中国是崛起的强国,而国建交后的关系发展,始终是最重要的。中美之间在众多领域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是历史的事实。中美的历史文化背景与价值观的不同,但“求同存异”“互利互惠”,一直在维系着彼此的关系,谁也没有能力按照自己的意志去改变对方,尽管美国百年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按照自己的模式演变中国,甚至采取了武力的方式,但是新中国成立后的70年,美国一直是失败的。美国由于强权一贯政策胜利的需要,也曾借助中国力量的存在,击垮了苏联,但它始终没有力量改变中国。从中美两国关系发展的历程可以看出:两国有合作发展的必要,也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合作是现实的需要,不可调和的矛盾,是两种不同的社会制度,也就是说:中美两国的发展目标是什么,道路是什么,目标道路不同,这是不可以调和的。衡量中国两国发展的目标、道路的是非正确,只有一个标准,就是符不符合人性发展和人类社会发展的需要。两国人民的需要。中美关系的发展,必须顺应这个趋势,处理中国关系必须要遵循这个总的依据。

      (一)

      美国的强大地位和影响力,这是历史的事实,美国200多年形成并走向霸权主义也是事实,美国现在的特朗普现象,是美国历史发展的必然,表明美国的相对的衰落,也是美国历史的现实。

      美国为什么综合国力非常强大,人民生活比较富裕,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楷模 ,历史因素人文环境,地理条件不说,关键的是一建国就确立了《独立宣言》和制宪精神的原则。1776年的《独立宣言》和1787年的《美利坚合众国宪法》,是标志着,不仅是美国也是全世界,人类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继承了欧洲古希腊至文艺复兴时代的人文主义文明,法国《人权宣言》的精华,反映了资本主义的进步和活力。在地球这个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第一次明确地宣布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建立国家是为了保障人民的权利,对国家社会的治理,确立了三权分立,“互相制约的权利制衡原则”。《独立宣言》开头就说: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利,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有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利改变或废除它。美国采取“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的结构,正是为了保障人民是国家的主人,美国二百年来,基本上坚持了这一治国理政的原则,比较充分的发挥了人的,人对资源掌握的积极性,加上美国得天独厚,美国成了一个非常发达的国家,它在民生、民主,这个社会基础的构建上,是世界前列的,它在经济,政治科学技术社会生活等方面对世界的影响是人类历史前无所有的。美国在世界最伟大的成就,就是组织领导反法西斯主义的“二战”的胜利,它是美国先进,强大的突出表现,是《独立宣言》,制宪精神的伟大实践。

      美国为什么会发展到帝国主义的霸权主义和相对的衰落。还是在《独立宣言》和制宪精神上,什么问题,一句话:《独立宣言》,制定宪法,一开始就不完善。第一,人的生命权,自由权、平等权、幸福权,必须有财富的公平分配权,私有占有不能无限制的膨胀;第二,人的生命权、自由权、平等权、幸福权,是建立在人民公认的合理的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人文道德基础之上的;人的生命权、自由权、平等权,幸福权,不是一个国家特有的,而是全人类的。只有全人类人的生命权、自由权、平等权、幸福权都得到保证,每个国家人民的生命权、自由权、平等权,幸福权才能够实现。美国《独立宣言》和宪法制定者,主要是英国新教徒白人,他们反对欧洲、政治、宗教的保守主义,信奉加尔文主义,他们独立、自由和殖民地主义精神,混杂在一起,在北美殖民地大地上,他们有着自由、民主、顽强斗争的性格,也有着白人至上的殖民地主义者的习性。而《独立宣言》和宪法制定者,多是“蓄奴者”,南方奴隶制压园普遍存在,这就是美国建国时的国情,理想和现实的矛盾。为了坚持《独立宣言》精神,进行了南北战争,林肯领导的废奴运动获得了成功,但是白人至上始终是美国社会的主流。《独立宣言》最关键的问题,是它选择资本主义的私有制。《独立宣言》和宪法,明确人人平等,人民的生存权、自由权、幸福权不可剥夺,但无节制的私有制,本身就是对人民的生存权、自由权、平等权和幸福权的侵害,现今美国是典型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国家,社会贫富分化日益严重,3%的富者,占有70%的社会财富,美国的大资产阶级掌握着国家,一切制度政策,一切都是围绕着私有制在运转,也就是围绕着资产阶级,主要是大资产积极利益的需要在运转。

      今日,我们认识美国,及其发展的过程,不要离开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马克思的《资本论》透彻分析美国资本主义的依据,给了我们重要的启示:

      1、人类社会赖于生存的物质生产,都是在追求剩余价值,包括边际效益,关键是利余价值属于谁,这是一个国家的性质。

      2、剩余价值,包括边际效益的不断增多,这是人类生存发展,特别是科技发展的结果,不管如何发展,它都是人掌握的,是为劳动者服务的。科技推进着人类社会巨大的发展,但它不会超脱于人性和人类社会发展的需要。

      3、剩余价值,包括边际效益的属于谁形成的原则在于分配。

      《资本论》具有时代意义和现实主义,人类社会由低级到高级的发展,社会的矛盾及其发展越尖锐,始终是剩余价值应是多数人的还是少数人的,资本主义更具有明显的特征,从古至今,形式上是权利,战争和各种各样的博弈,实际是生存利益的斗争,是争夺剩余价值和边际效益的斗争。

      美国的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发展的登峰造极,不仅要美国国内的私有制,而且要全世界都属于美国的私有制,它并没有给世界带来《独立宣言》精神的实惠。美国的一切国内问题,是美国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世界上存在的问题,与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美国今日的霸权主义,总的根源就在这里。美国200多年稳步走向强盛,是《独立宣言》制宪精神作用的结果;美国走向霸权主义和相对的衰落,也是违背《独立宣言》和制宪精神的结果,《独立宣言》和制宪精神的不完善,是美国资本主义走向垄断资本主义走向相对衰落的必然。

      俄总统普京6月14日说,美国对新冠病毒的回应,和因为种族问题引起的示威,转成的骚乱,反映了美国“深层内部危机”,这是很正确的分析。美国这些现象,凸显了美国固有的矛盾,美国白人至上,种族歧视,利已主义的霸权主义,并非一朝一日形成的,美国的社会制度,就是不公正的。美国人民一直在与这些痼疾进行斗争,但制度决定性作用,痼疾很难根除,这绝不是那个总统的性格和能力所能解决的。

      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分配方式形成的经济,政治等制度,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有其积极作用。它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的一个重要的阶段,但它不是人性和人类社会发展需要的终点。

      社会主义制度的出现,正是要否定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合理,使各项社会制度能满足人民的需要。社会主义是什么?核心就是人是人类社会的主人,社会的每个人都有自由、民主、平等、幸福的权利,都有劳动和共同享受劳动成果,社会财富的权利。社会主义思想它的来源久远,在资本主义一形成的工业革命时代,马克思、恩格斯等马克思主义者,从生产方式到分配方式形成的阶级,阶级矛盾和斗争正是分析了资本主义制度的痼疾和人类社会发展的需要,总结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过程和历史先贤的社会主义思想,形成了系统的社会主义。1919年,“十月革命”人类第一次在苏联确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其后社会主义的思想、实践,在全世界兴起。二战后,欧洲一些国家和中美的古巴,特别是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的国家,虽然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苏联及东欧一些国家的社会主义被演变不存在了,但中国,古巴的社会主义,不仅屹立,而且坚定的发展着,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虽有来自内部的波折,但始终是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在前进,经历改革开放形成了系统完整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路线、它是以人为本,人民民主为核心的,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世界上建立起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国情相结合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的实践,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日益彰显,国家的综合国力日益增强,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取得了创新的成就,中国人民有了几千年从来有过的人的尊严和安定日益提高的生活水平。虽然这条思想实践和形成的制度还不完善,但它是在发展着完善着,它符合中国人民和人类人性和人类社会发展的需要。

      美国特朗普政府和一些政治精英,为什么不顾一切的敌视中国,大谈中国的威胁,关键就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影响,会使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相形见挫。

      新中国成立以来,从末发动过侵占过任何一个国家的一寸领土,没有一兵一率的外国军事基地。美国呢,二战后发动了数十次袭击他国的大小战争,军事基地遍布全球,经济政治军事的威胁,成了美国对外政策的常态,美国对中国的威胁,从新中国一成立的朝鲜半岛战争到干涉中国内政,阻扰中国领土统一就一直进行着,既使关系正常化,也没有停止过。这是谁威胁谁?事实最有说服力。现在美国政府感到力不从心,进行战略收缩,实行“美国优先”的保守主义,逆全球化活动,这一切都是以继续美国霸权主义为目的的,也就是为了保护美国资本主义制度为目的的。这并不仅仅是什么特朗普总统的性格只是想赚钱,想剪世界的羊毛。

      两种社会制度的不同,是客观存在,它们的矛盾不是调和能解决的,它必须依据人性和人类社会发展的需要,不存在谁吓唬谁的问题,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这种代替并不必须是暴力,关键是社会主义的因素的增长。历史事实是,将更会是这样。中国、古巴的社会主义是和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以色列的社会主义因素,以及其它的社会主义因素是相辅相成的,它们会在优胜劣汰中形成共识的社会主义。我们不需要刻意在意制度的对立,但也不应该回避制度的不同,这要由人民去判断,去选择。我认为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和平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

      从资本主义和社会形态诞生以来,没有一个学者,专家系统论述过资本主义制度,永存的道理。只有马克思、恩格斯才对资本主义系统完整的论述,而认定资本主义社会形态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历史阶段,结论是社会主义一定会代替资本主义。

      中国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长阎学通6月13日发表了一篇演讲,他认为中美之间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斗争,没有这样的竞争,不是模式,也不是制度之争,就是领导力之争,即领导改革能力之争,谁在正确方向进行改进,谁就能强大,谁向错误方向变化,谁就会衰落。闫教授这个观点是根本性的错误,把现象夸大为本质,把本来正确的东西归纳到不正确的结论之中。我在2019年7月《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一切要与旧思维决裂,踏踏实实地实现新时代的社会主义》的网文中,对阎学通的“中国的崛起靠的就是政府领导社会改革的能力”,表达了置疑,认为阎教授的认识是偏颇的。政府领导改革的能力,的确对大国的崛起十分重要,甚至起到决定性作用,但它只会在治国理政的思想、路线中才能显现出来,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崛起 是不争的事实,这与党和国家政府领导的能力是分不开的,但最根本的是,党和政府领导总结了历史的经验教训,制订了一条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结合中国国情的治国理政思想、路线。毛泽东的领导能力是非常杰出的,遵义会议的成果,标志了他领导能力的决定性作用,而这个决定性作用。在于他正确地分析了形势,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从而挽救了革命,使中国革命走向了成功。建国后,他治国理政的思想、路线,是“阶级斗争”为纲,“文化大革命”是按照他的权力观和个人意志进行的,是封建主义的旧思维,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损失和痛苦的回忆,这足以说明,政府领导的能力,必须置于治国理政的思想路线之下,这不是次序问题,而是原则问题,没有正确的思想、路线,政府领导能力越强危害越大。人类的历史,一再证明这个道理,归结一句话:治国理政的思想路线 是长久起作用的,政府领导的领导能力是有一定时间性的。长治久安靠的是正确的思想路线。今日看美国,并不是主要因为特朗普的能力不足,他的许多政策并非都是完全错误,关键是他无法跳出《独立宣言》和宪法不完善的束缚。阎学通一直坚持政府领导能力是第一位的,这是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历史)事实的。习近平强调执政能力的作用,是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路线联系在一起的,他是这条思想、路线的制定者,形成者、领导者,实践者,更重要的他是这条思想的体现者,他的领导能力影响才是持久的,国强民富的中华民族复兴,才能得到永续的保证。离开马克思理论,离开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和经验教训去谈政府领导的能力决定一切,是十分有害的错误,我们对政府领袖的热爱,是因为他们是和人民站在一起的,他们的利益是和人民一致的。

      阎学通说:“中美之间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斗争,没有这样的竞争,不是模式,也不是制度之争”,这可以说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在国际共运发展史上,都是独树一帜的。模式和制度不是一回事情,制度是社会形态的总称,制度包含治国理政的一切内容,包括方针政策,也包括思想、路线实践的结果。制度的方方面面都围绕着公共财富是私有还有公有,是为谁服务,我在多篇网文中说,特朗普是白人资产阶级,大资产阶级的代表,他不顾一切的反对全球化反对中国,反对世界进步,是为了维护资本主义制度,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美国优先”“美国利益第一”,保证美国霸权保证美国白人,大资产积极的利益。美国极右派,特朗普的军师班农早就说过中美之争是制度之争。老谋深算的处理国际问题有丰富经验的基辛格也认为美国在疫情面前表现的无能是美国体制的问题。中国习近平主席说:“我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保证”,“要有制度自信”,人大委员长栗建书说:“让国家根本制度深入人心”,可是阎学通教授并不这样认为。一个国家的内外政策,都是依据这个制度而产生的,回避中美之间的制度斗争不只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更重要的是误导,就像科学技术一样,阎学通教授和吴灿荣教授都认为科学技术的发展,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前途。这又是以偏概全,首先要明确,科技的发展都是为人类需要服务的,它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尺度,但不是人性,人类社会发展需要的标准,不管科学技术的属性如何,它为人民造福还是造祸,必须人来掌握,人为何掌握,决定的因素又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思维、路线是否正确,又是制度确定的,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科技发展愈来愈重要,是为了人类及社会发展得更好。从人类有文明 到现在,从现在的人类社会发展来看,人类要有自由、民主、平等的幸福生活,必须创造一个符合人性的理想社会,这个社会的一切思想,实践都必须是以人为本,人民民主的,这个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科技和社会生活都必须依照人性和人类社会发展需要运转。正像机器人和纳米技术一样,(包括无人机,大大小小的“生物”武器),可以帮助人,也可以杀人,可以使人长寿,也可以使人短命。再高级的机器人和纳米技术,也不可能代替人性,人的自由、民主、平等幸福生活,还是要由人去掌握,人的掌握要有制度的保证。

      阎学通不承认美中关系的制度斗争,与吴灿荣的大国争霸思想,都是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路线相桲的,是在引导中国走到邪路上去,重复历史的循坏。两位教授的观点,有不少的粉丝,也有一些专家学者,特别是中国既得利益集团,而中国又有很深很广的封建主义思想影响,他们就想中国社会是资本主义+封建主义,这样才能保护他们一小撮人的利益,对美国的幻想多多,否定制度之争,源头就在这里。“和平共存,:求同存异”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必然现象,但人类社会的发展不一样,人类社会是人类有意识达到人性需要的理想社会,不存在重复循坏,把人类建立的不同制度说成是永远的“和平共存”“求同存异”,是根本性的错误。全球化和逆全球化,多极化和单极化,霸权主义和反霸权主义,正义和不正义,不同的文明冲突,都因为根本制度的不同不存在共存的永存。如果人类社会始终存在着不公正,财富分配不公正,那还要社会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干什么,中国有些人之所以否认制度之争,就是要否定新时代社会主义思想路线。

      (二)

      美国特朗普集团和一些政治精英,肆无忌惮的霸权主义,“美国优先”,“美国利益第一”,无论战略收缩还是战略进攻,都是为了保护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他们对中国如此疯狂的,甚至丧失理智的攻击,根本原因就是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敌视和恐惧。至于对俄罗斯,欧盟和许多国家的分化,瓦解,那是美国霸权主义的一贯政策。

      对这样一个对世界影响举足轻重的国家,如何应对,这关系着许许多多国家的命运。中国无法例外。从目前来看,我认为2020年6月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表的《中美基本认识》是值得认真参考的。胡 认为;第一,要认识美国比中国强大,而且强大不少,这是事实。对美的政策,社会意识形态都不能脱离这个现实;第二,是美国力量的强大,并不具有摧毁中国的能力;美国虽强,但战线太长,路线更难执行,阻力更多,难度大于中国;第三,新冠病毒的爆发,对美国的综合国力打击很大,中美对比,美国会比中国更难受。中美之间的博弈,中国是战略的防守方,不会主动恶化中美关系,而会始终采取稳妥的态度。胡总编认为,中国有能力坚守国家的核心利益,中国有比美国更大的能力和空间。胡总编对美国的认知,是实事求是的,是知己知彼,抓住了要害。没有什么自高自大和自我矮化,是坚决斗争和智慧的策略交织在一起的,是符合党和国家新时代社会主义的思想路线的,什么要争霸,要和美国硬碰硬,有这个必要吗,要和美国开展舆论战,有这个必要吗?就说舆论战,特朗普集团和一些政治精英对中国污蔑已经甩锅,打胡子乱说,活像失常的疯子,你和疯子争辩有用吗?说中国也干涉了影响了美国的选举,华春莹一句话就回答了:“我们对美国的选举没有兴趣”,何必大篇大论的去争辩,让实践的事实说话,有人说,中苏论战,中国好大的阵仗,其实这是值得分析的,中苏论战,至今影响,负面是多于正面的。有的教授,主张中美要开展舆论战,这是旧思维,也可以说是“歪点子”在作怪。这不等于说,对美国的错误言论不作回击,而是不要影响注意力和精力去搞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舆论战。你不理他,他会着急,甚至乱了分寸;你越在意,他越得意,甚至会出新的招数。当然要酌情处理,如干扰香港立法,阻扰台湾统一,对其他国家侵害,就是要反击,要狠批。美国特朗普一再声言要和中国脱钩,他是盲目的自信美国的实力和中国的弱点和需求,中国没有这个能力左右,我们只有很好发展自己的国家,把精确扶贫作为发展综合国力的基础,夯实民生、民主工程,开拓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立于不败之地,“死了张屠户,不吃带毛猪”,任其东南西北风,中国总是要生存发展的。中国不是为美国而生,也不是为美国而活。中国已经被特朗普集团和一些政治精英,逼到了悬岩,斗则生,跪则亡。中国只能做最好的争取最坏的准备。我们只有一条路,就是坚决实践完善我们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路线和形成的制度。这些年我在多篇网文里,总在谈我们的新时代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路线,归纳起来,就是三句话:第一,这条思想路线和形式的制度,事实证明它是正确的,是符合人性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第二,它来之不易,是用中国人的鲜血和人类的智慧筑成的。我们不能忽视苏联社会主义的失败,不是什么政府领导缺乏威力,也不是科学技术的发展落后,最根本的是,这个封建性很强的社会主义,不是苏联人民和世界人民需要的。我们今日要战胜美国的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就是要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这才是美国特朗普集团和一些政治精英最关心的斗争、竞争的博弈。

      我们立足自己,搞好统一战线,清除资本主义特别是封建主义的思想影响,夯实民生、民主工程,大力促进“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把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充分发挥出来。

      中国从鸦片战争以来,受够了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和侮辱。经过了一百多年,美国还是这样的侵辱中国。5千年文明史的中国,必须复兴,必须坚强的站起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我们认定的社会主义制度,必须维护,按照自己的思想、路线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定的去实践,去完善。

      凤凰浴火重生,这是中国精神的象征,“抗美援朝”是这个精神的证明。

      我们唱了八十多年的歌曲,鼓舞了抗日战争的胜利,是我们新中国的国歌,它代表中国人的理想和志气,“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用我们的血肉筑起新的长城”,仍然是我们丢点幻想,坚决斗争战胜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高昂声音。

      (此文已呈送党中央办公厅,并送《人民日报》、《环球时报》、《求是》、《凤凰周刊》)

      关正伦

      2020年7月 7 于成都

      本文标题:再谈中美关系

      本文链接:http://021diaoche.cn/content/328074.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