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蓝天之下(第三卷)

  • 作者: 萧月皇子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7-07
  • 阅读39553
  •   第二天叶尘骑自行车来到熙街。

      “老板,你这儿最便宜的鼠标多少钱?”

      “二十哦。”

      “我看看。”

      叶尘把鼠标连盒子一起掂在手里,挺小巧的。付了钱。

      回到宿舍,走到汤金鑫座位边:“鼠标买回来了,二十。”

      汤金鑫正在打游戏,左手伸到裤兜里掏钱包,眼睛盯着屏幕,然后迅速地瞟了眼钱包,取出一张二十,又继续看回屏幕,右手将钱丢到了桌面,差点掉地上。

      “上欸”。

      叶尘看着二十块人民币,不知道该不该拿。汤金鑫始终没有看他一眼,还啐了啐口水,不过像是在啐打游戏的人。

      也不能一直在这儿站着,终究还是拿了钱打发自己走了。但他也算明白,这事儿肯定还没完。

      过了几天,叶尘找到杨梅老师要求换宿舍。

      “宿舍是你想换就能换的?谁都照你这样那不乱套了?”

      “我跟汤金鑫肯定还要闹矛盾的。”

      “你想打回来呀?”

      “换个寝室而已……”

      “你以为哟”,杨梅有点不高兴:“不管你跟汤金鑫谁先动的手,这事儿是你挑起的,你那天要是不说他,后面的所有事不会发生。一开学我就看出来了,你这人喜欢管闲事,果不其然,净给别人找麻烦。江果冻跟温心怎么就没说?就你一个人说他吵。”

      直到汤金鑫转去了英语专业,仍然没有换成宿舍。叶尘又去找英语系汤金鑫的辅导员,既然汤金鑫已经转到英语专业,或许让他换到外国语学院宿舍还有可能。

      汤金鑫再次被叫来。

      一推开门,看到是叶尘,汤金鑫恍然大悟的样子,轻蔑地笑出声来,嘴里念出一个嚯字,脸上写着“又是这混蛋小子。”

      争论半个小时,结论是,双方都有过错,大家要相互包容,和睦共处。

      两人一前一后回宿舍。汤金鑫砰一声关上了门。叶尘忍着,拿出钥匙开了门,没有发作。

      这两天叶尘又没睡好觉,汤金鑫打游戏时更大声了。换个宿舍咋就那么难呢!

      叶尘来到医院,想买几颗助眠药。高考前跑遍各大店铺买安眠药都买不到,药店老板说只有大医院精神科有安眠药,于是叶尘这次决定直奔精神科。

      “什么症状?”

      “睡不着觉。”

      “焦虑?”

      “或许吧。”

      “还有其它症状没?”

      “烦躁。”

      “严重不?”

      “也不怎么严重。”

      “情绪起伏大不大?”

      “最近情绪蛮不平静的。”

      “多久了。”

      “有一阵儿了吧。”

      “焦虑症加轻度狂躁症。给你开点治疗焦虑症的药。吃了过后昏昏欲睡、睡眠时间长是正常现象。”

      一听昏昏欲睡,叶尘满意地拿药去了。果然吃了不久就想睡觉,再大的火儿也没力气发了。

      过几天,叶尘又去找汤金鑫辅导员了。

      “那要是又打起来呢?”

      王娟翘着二郎腿:“怎么嘛,你还想打回来呀?我警告你哈……”

      后来汤金鑫换到了对面宿舍。叶尘以为是汤金鑫辅导员劝说的,直到周末晚上,果冻问叶尘要不要一起去吃饭,他请。

      来到商业街,各点了一份砂锅。

      果冻首先提到汤金鑫:“汤金鑫这个人你怎么看?”。

      由于之前果冻、温心都跟汤金鑫关系挺好的,叶尘也就折中回答:“就那样吧。你们不是关系很好吗。”

      “这学期不跟他来往了。”

      “怎么了?我看最近就你跟温心两个一起走。”

      果冻像是想起了不愉快的经历:“汤金鑫这个人,喜欢跟人称兄道弟,所以以为他挺容易亲近。结果你哪怕一点小事儿触犯到他的利益了,立马跟你翻脸。”果冻摇摇头:“不值得深交。”

      “温心也惹到他了?”

      “温心跟他怎么了我也不太清楚。估计也差不多吧。只要不惹他不高兴,就是兄弟;惹到了,就整你。”

      果冻吸了口粉丝:“你没跟他往来是对的。不过看你经常帮他一些忙。”

      “我帮他跟帮你们是一样的,友好嘛,都是室友。”

      “他根本不会记得的。”

      叶尘轻轻点头:“跟他打过架后不会了。”

      “打架?你们打过架?”

      “嗯。”

      果冻撇着嘴,嘴缝吐出一口长长的气:“以后不用跟他往来了。”

      “胖墩儿为什么搬到我们宿舍?”

      果冻夹着菜回答:“刘毓昌女朋友住在他们寝室。我看你跟他女朋友关系还挺好的。”

      叶尘眨巴着眼:“住寝室?她来我们宿舍玩过,但我不知道他住对面啊。不是就四张床位吗,怎么住得下!”

      “睡刘毓昌床上啊。东西都搬过来了。女生宿舍跟我们这栋是通的嘛。”

      “我还以为是汤金鑫找胖墩儿换床位,他才过来的。”

      “那不是,他看不惯刘毓昌所以主动找的汤金鑫。”

      要求换宿舍的事儿搁置下去了。

      一次两人撞见,汤金鑫在叶尘面前吐了滩口水,然后走开。只是他吐口水的时候,叶尘恰好走上楼吧。

      叶尘又找到了汤金鑫辅导员。

      王娟、叶尘两人在空置的办公室静静等了好久,汤金鑫到了,跟他一起到的还有两人。

      “老师好。”“老师好。”“娟姐好。”

      三人坐定,汤金鑫还是那轻蔑的眼神。

      “叶尘这次是希望你给他道歉。”

      汤金鑫:“他必须给我道歉。”

      “他说你朝他吐口水。”

      “哪儿?他身上哪儿遭我吐了嘛。”

      叶尘:“不是身上。”

      “那就是诬陷咯。那你还不给我道歉!”

      “你吐的地上。”

      “有错啊?”然后拉大了嗓门:“你管得太多了噻。”

      叶尘对着王娟:“我当时正好上楼……”

      “我当时也正好吐痰,怎么了嘛,有问题啊?”

      王娟:“好了好了,这个问题就不要纠结了,也争论不出个结果来。”

      汤金鑫转向王娟,手指着叶尘:“娟姐,我人际关系处理得绝对比他好一万倍!”

      “嗯,这我知道,你的能力我非常肯定。”

      “你去我们和风苑E问问,好多都是我朋友,绝对比他多嘛。”

      王娟点头:“是,我相信。你很不错。我相信你,我也不是说他一定是对的,你就是错的,把你喊来大家聊聊。”

      “娟姐,我的人际关系处理得怎么样你心知肚明噻。”

      “嗯”,然后转向叶尘:“叶尘,汤金鑫的为人我很清楚,你也要克服对他的偏见啊。”

      叶尘:“老师,今天他必须承认错误。”

      “叶尘我忍你很久了”,王娟也摆开态度:“我们学院一让再让,你不依不饶,咄咄逼人。你说你找过我多少次了,我说过你一次没有?别个汤金鑫是个好学生,大家有目共睹,你非要徇私报复。”

      汤金鑫介绍了两位来客:“这是我朋友,我平时为人处世怎么样,他们最公平。”

      张迪发话了:“是,老师,汤金鑫为人一直很不错,很会处理人际关系,大家都看得出来。倒是叶尘。我跟你说哈,之前他们寝室除了他,都跟汤金鑫玩得很好。结果后来我去他们寝室,一个个都不跟汤金鑫说话,气氛都变了。绝对就是叶尘在挑拨离间……”

      叶尘:“绝对没有。”

      “呵”,张迪笑笑:“我还不知道你。还有,之前他问我们学校健身房在哪儿。他肯定是被汤金鑫打了想打回来。”

      “我问你健身房在哪儿是我跟汤金鑫闹矛盾之前吧?”

      “那你健身干嘛?”

      “健身当然就锻炼身体呀。况且健身去打一个人太慢了吧?汤金鑫站起来只有我鼻子高,我打他还用健身?我要打人当时为什么不打?”

      张迪晃晃食指:“你就是想报复,这没什么好狡辩的。”

      王娟:“好了好了,大家和和气气的,相互体谅,都有不对。”

      不了了之。

      既然老师做不了主,那就自己动手。叶尘没有立即回宿舍。他去了熙街,买了把登山刀,要是汤金鑫再挑衅自己,懒得费工夫,反正老师不作为,直接一刀上去,坐牢也比被当皮球踢的好。

      此后两天,相安无事。

      第三天在三楼遇见了,汤金鑫一个鄙弃的眼神,撇着嘴下楼了。

      叶尘一把揪住汤金鑫衣服:“道歉。”

      汤金鑫被叶尘一把推到了墙上,伸出一只手指指着叶尘:“这下我可以打你了噻。”然后一拳上来。

      没打中,叶尘反给了一拳。

      由于叶尘是上楼,汤金鑫是下楼,所以汤金鑫往下冲,叶尘后退几步,被逼到了墙角。汤金鑫还往前冲。叶尘拔刀了,一划,正中脖颈。汤金鑫不再往前了,退到墙的另一边。

      很多人围了上来。由于是一楼,全是汤金鑫外国语学院的。其中一个高个儿看了看汤金鑫的伤口,已经在流血,正准备替兄弟处一口气,转身看见叶尘手上的刀,站那儿不敢动:“耶,兄弟,怎么还使刀啦呢。放下,放下。”

      叶尘站那儿没有动,汤金鑫看着他也不敢动,剩下十几个人更不敢动。叶尘看汤金鑫流出的血越来越多,收好刀,让汤金鑫的朋友送他去了医院。

      事后叶尘觉得自己太冲动了,于是来到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已经有人在门口等着叶尘:“你是叶尘吧,我是汤金鑫的同班同学。你现在别进去,他说他不想见你。”

      于是叶尘在外等候。

      汤金鑫把刘毓昌叫过来:“你去试探下叶尘的刀是不是还带在身上,不然很危险。”

      刘毓昌问:“怎么试探?”

      “你装作气哄哄的样子,要打他,放心我的兄弟会拦着你。然后……”

      刘毓昌气鼓鼓地推开医院的玻璃大门:“叶尘、叶尘,人呢!”

      身旁的人把刘毓昌围了一圈:“兄弟,别冲动、别冲动。”

      刘毓昌推开众人的样子:“叶尘!”

      众人:“兄弟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别动手。”

      刘毓昌貌似被众人拦住了去路,停下脚步:“叶尘你刀呢!还在不在身上。”

      “不在。”

      “你给我等着”,然后退回了医院,一众人跟着进去了。

      双方辅导员赶到,杨梅找叶尘,王娟找汤金鑫。叶尘照老师所说,尽量详细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写好,递给了杨梅。

      叶尘父母跟幺爸也过来处理此事。在医院探望了汤金鑫后去了幺爸家。杨梅老师在电话里说:“哎呀,就是汤金鑫喜欢打游戏,把叶尘吵到了,发生口角,矛盾越闹越大。”

      叶尘爸问:“那汤金鑫要被处分不?”

      “口角而已,不会的。不过学校也说了,校规要改,以后口头侮辱也算处分范围。”

      “嗯嗯”,挂了电话,然后质问叶尘:“他打他的游戏关你什么事?你事儿多啊,要管别个。”

      于是叶尘跟父母坦白了汤金鑫搅得自己睡不好觉,只得买抗抑郁药帮助睡眠。

      叶尘爸立马问:“你有抑郁症?”

      幺爸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早就看出你精神上有问题了。”

      “不是,我就睡不着觉。”

      幺爸自信满满:“那就是抑郁噻。”

      叶尘爸:“我就说你一天看书、看书要看出问题你还不信,你看噻。”

      “跟看书没关系吧……”

      叶尘爸怒了:“还说没关系,我看你脑壳遭门夹了。”

      叶尘妈说了句:“喊你平时不管幺儿,现在出问题了光晓得说别个。”

      叶尘爸突然起身一巴掌打在叶尘妈脸上:“你懂个哪样嘛!”怒目圆睁。

      叶尘是在场地位最低的,不敢多言。幺爸把眼神挪向一旁,嘴角弯了下。

      “你就承认自己有抑郁症怎么了嘛。”

      幺爸也说:“幺儿,你不懂,有抑郁症对你是有好处的。只要我们把这个给学校报上去,肯定从轻处理。你再想想能不能说点儿其它的病症,还有那个啥子欸,是叫狂暴症吗啥子哟?”

      “狂躁症。”

      叶尘爸一拍手掌:“对,就说狂躁症。”

      杨梅老师把叶尘和叶尘爸、幺爸叫到了办公室:“叶尘,学校安排是这样的,留校察看处分一年。”然后指着叶尘:“你呢,就休学一年。放心,一年后回来照样学习。”

      幺爸:“好的好的,谢谢老师。”

      杨梅转向叶尘:“你写个休学申请书……”

      叶尘问:“既然是学校的处分,为什么要我写申请书?”

      幺爸怒吼:“老师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嘛,你这人,真的是。”

      杨梅神情安然:“不要担心,这一年好好读书,回来过后肯定跟得上。”

      叶尘问:“休学多久?”似乎想再确认一遍。

      “一年。”

      “行,就这样”,幺爸有些不耐烦了:“老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用问他。”

      杨梅看叶尘表情不对,于是安慰道:“哎呀没事,反正下学期你可以向学院申请复学,我们一般都会给学生过的,谁也不想耽搁学生的学业。”

      叶尘听到可以提前复学,才安下心来。

      杨梅从办公桌上拿出一张白纸:“没什么问题的话,你写一下申请吧,就说回家治疗抑郁症。”

      提交休学申请后,叶尘住到了幺爸家,叶尘父母也暂时留下。

      “幺儿,你也不小了,要学会做人。别人说你几句、吵到你啊之类的,就算了,不要计较。”

      “我没计较。”

      叶尘爸不高兴了:“还说没计较!你都把人家划伤了。”

      “那是他打我在先。”

      “他打你了?”叶尘爸、叶尘妈、幺爸都很惊奇的样子。

      “那你怎么不说呢?你要说你被打了,你会休学?汤金鑫一样要处分。狗日的傻子。”

      “我说啦!之前打架事情就是杨梅处理的,这次我前前后后也都写好了让杨梅老师交给学校的。我以为杨梅老师跟你们说了。”

      “狗日的就那点儿皮外伤,两张创可贴的事赔了几千块钱。还提着大包小包去给他赔不是”,说完,叶尘爸转向叶尘:“全都怪你!”

      幺爸手里拿着茶杯,眼睛瞪着叶尘:“纯粹是个傻子。”

      这件事后,叶尘首先想到的是陈良中老师。毕竟全学院大部分老师都认识自己,陈老师更是副院长,他肯定是最先知道的老师之一。叶尘不敢联系陈老师,怕挨骂;陈老师却首先打电话来安慰叶尘,问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叶尘说挺好。

      本文标题:蓝天之下(第三卷)

      本文链接:http://021diaoche.cn/content/328071.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