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交流作家故事
文章内容页

高亮的书法探索之路

  • 作者: 千海江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6-28
  • 阅读78064
  •   来到乌鲁木齐市西泉街万泰阳光城小区三期,刚一进大门,就看到了门面上挂着的“高亮书画工作室”牌子。位于高层的一楼的一套房子,便是高亮平时练习书法和辅导学生学习书法的地方。

      房间的墙上,挂满了各种形体装裱好的书法作品;正当屋的一张长条桌上,放着练习书法所用的笔、墨、纸、砚,使得200平方米的空间里,弥漫了书法的气息。

      我和高亮认识已经有8年时间了,从刚一见到高亮的书法作品,就感觉到这个“八零后”的书法功底好生了得,想必一定得到过哪位书法届高手的指点,但事实上却没有,从他童年七、八岁时开始练习书法,一直到现如今的在书法上有所造诣。

      他说在书法上没有拜过师,全凭自己一手的摸索、研究。在书法实践中,他也看过一些诸如《书法简史》《书法精论》的书籍去学习。

      因为对书法的痴迷,他苦练书法多年,从昔日一个提灰搬砖的打工仔,转变为一个挥毫弄墨的职业书法家。在学习书法的道路,并非一路坦途,其中个味唯有他自己最为清楚。

      高亮生于1982年,今年38岁。他的童年是在甘肃天水的一个乡村度过的,上小学二年级时,学校开设的书法课使他第一次接触毛笔。在学习书法的道路上,可以说父母对他的影响并不大,因为他的父母不识字。

      每逢春节,村里家家户户都要写春联、写中堂要用毛笔来写的情景、氛围感染了他,他觉得毛笔字站着写,比较好奇,就对书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既没有很深的文化背景,也不是出生于书香门弟之家,完全是因自己的兴趣、爱好、感悟,集古今书法大家之所长,经自我发展与创新,数十年磨一剑,探索完成了用一笔写成一个大字的技法。

      1996年,小学毕业后,因家里比较贫困,高亮便开始辍学打工。14岁的高亮先到甘肃天水市打工,在工厂、建筑工地,什么活儿都干。在工厂里干活儿,一天工资8块钱,一个月工资就是240块钱;在建筑工地干活儿,一天工资13块钱,一个月工资就是390块钱。

      1999年,18岁的高亮又来到乌鲁木齐市打工。刚开始,他在乌鲁木齐市南郊的乌拉泊采石场筛沙子。筛沙子的钱也不好挣,要自己寻找能筛出沙子的沙坑(有些沙坑尽是石子,筛不出沙子);觉得哪个沙坑能筛出沙子,自己就将筛用棍棒支在哪个沙坑。每筛出4方沙子,够装一车后,他就连筛带装,一车沙子能挣50块钱。后来,在乌鲁木齐市的一些建筑工地、酒店、玻璃厂也留下了他的身影。电工、水暖工,冰箱制冷等家电维修他也都干过。

      打工的生活是艰辛的,但无论走到哪里,无论生活多么艰辛,他怀揣着的那颗书法梦想时刻都没有丢;无论走到哪里,他都将毛笔和纸带在身边;在工地、在工厂车间、在租住的房子里,他一有时间就练习书法。

      他在建筑工地当小工时,每天的工作就是提灰搬砖,手上磨出的泡一碰就疼,但他只要一拿起毛笔来,就忘记了疼痛和疲惫。夏天,在工地上一天大约要干12个小时左右,但高亮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地7点起床,坚持练习书法。

      在乌拉泊采石场筛沙子的日子里,只要有空余时间,他都会捡根树枝在沙堆上练字;在玻璃厂当临时工的时候,他把垫玻璃的包装纸一张张存下来,以便下班后带回自己租住的房子里练字。

      打工期间,高亮每天都抱着一个特殊的木质盘子, 木质盘子是他自己亲手制作的。每当中午休息时,他就往盘子里倒沙子铺平,再找根树枝条在上面写字,写完后抹掉,重新再写,还不浪费笔墨,既简单又实惠。

      他在工地上做小工,每天搬砖抬东西的杂活,手上磨出很多泡,一碰就疼。“手疼了,我就把毛笔抓的很小心,有时候写着写着就忘记疼了。”夏季,高亮在工地上要干12小时的活儿,但他还是每天坚持早点起床开始练习。

      来乌鲁木齐市谋生的20多年时间里,高亮先后搬了11次家了,有些家什破烂他扔进垃圾箱里了,但他唯一不曾丢掉的书法书籍和笔、墨、纸、砚却完好无损,一尘不染。

      高亮说在打工时,有的工友对于他坚持练习书法的劲头不理解,曾经坐下来给他说:“我们打工的,提灰搬砖的手就是干建筑活儿的,你再怎么写,又能写出啥名堂?还是好好干活儿吧!”对于这些话,高亮从不生气,也不反驳,他知道书法对于他来说,不是写给别人看的,是写给自己看的。

      他起始是练习写仿体,一位上了年纪的甘肃老乡说:“你的书法不能老是仿体,仿体再好,终归还是别人的!”由此他领悟到:“练书法也要有自己的东西!要有自己的特点!”于是,他就找自己的题材,用草书写榜书,1000个字一幅作品。研究12个生肖字的“会意书法”,用破体,即:至少超过3种笔画书写12个生肖字,将12个生肖字书法里所有的笔画找出来进行压缩,写出来的有“猪、马、牛、羊、龙、虎、兔、蛇、龙、鼠、鸡、猴”字,他觉得最难写的就是“猪”字。另外,他还书写了“禅”、“寿”、“梦”、“爱”、“情”、 “道”、“茶”、“酒”、“剑”、“缘”、“剑”和“空”、“悟”、“醒”、“乐”、“佛”、“思”、“忍”、“容”、“鹰”等字,每个都达到了形象生动、登峰造极的程度,具有较高的艺术收藏价值。

      为了却心愿,2010年12月,他的《高亮草体榜书千字文》(《千字文》是我国早期的蒙学课本)一书,由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发行。

      高亮说,榜书也称“署书”,泛指书写匾额上的大字,古称“署书”,汉代萧何用以提“苍龙”、“白龙”二阙。

      《高亮草体榜书千字文》里的1000个字,他写了一个月,每个写出来的都是大字,墨汁不能有流淌印迹,有流淌印迹就得重新写。写好后晾干,再用照相机进行拍照出来,输入电脑进行排序。在电脑里排序很是麻烦,他专门找老乡前来帮忙。当然,自己租住的房子太小,也是通过别人的帮助,吐哈石油大厦为他提供了一个很大的空间,供他书写大字和晾干用。

      他的草体榜书有大气磅礴、笔力遒劲、中流砥柱、正气凛然之感。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首届书法国画研究生、精忠书画院院长、新疆书法家协会会员赵杰的话来评价就是:“打开高亮的书法作品,首先让人眼前一亮,不同与常人,他是用一种狂草榜书的形式,来表现人们耳熟能详的《千字文》,这是一个大胆的举动,很有新意。我书意造本无法,这种无法是大法,是一种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它在于书者下笔的提按,点画潇洒自如皆有法度。高亮的这本《千字文》一气呵成,有如天马行空、逰行自如,以抒情而写意,纵逸潇洒而又连绵不断的线条,轻重缓急的节奏变化,疏密有秩,收发自如的空间构成。特别是他的狂草,笔惊风雨,正气凛然,势扫千军,恣意汪洋,险、奇、俊、美,妙不可言,如风卷行云,气象万千,如银河飘落,飞花溅玉,让人浮想到杜工部《观公孙大娘舞剑器》及东坡词《大江东去》韵味和意境,耳畔响起《古面埋伏》古筝韵味,击节而吟大风起兮云飞扬。”

      他的狂草榜书是一种尝试,也是一种创新。他能在“千人一面”的书法拥挤之道上,大胆探索属于自己的风格,学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寻求发展。

      《千字文》有许多书法大师都写过,但风格迥异,韵味不同。不少孩子家长“慕名”而来,将孩子交给他跟他一起练习书法。 除了有人找他学习书法,周围还有不少人和一些单位找他写字,比如有人父母过寿,专门找他写“寿”字,还有人看上他写的“茶”、“剑”、“道”、“情”、“缘”等字,单位找他写的有“厚德载物”、“鹰”等字。有一个年轻人,想写个比较形象的“情”字,可是找了好多人写不出来,最后找到了他,他经过一晚上的构思,写出了一个看起来像两个面对面的人的情字,对方看了十分满意。

      高亮说,他现在的收入除了带学生学习书法,还有一部分来自于刻印、出售书法作品和被单位请去写字。他算了一笔账:每个月至少带12个学生,8个课时的收费是100元钱,学费收入至少1200块钱,刻方印大概可以收60到80元,出售的书法作品价格从100元到500元不等,朋友的作品售出后他还会得到10%的提成。

      从2010年至今,经他带过的学生有几百人了,其中有成年人、老年人,大、中、小学生,幼儿园的孩子,年龄大的上至七旬,年龄小也就五、六岁。目前跟他学习书法的仍有10多人。他要求他们练习字时除了钢笔字可以坐着写外,写毛笔字必须站着写,不能坐,以控制用笔、控制手腕的力量,要站直,这样写字才能横平竖直,写出的字才能看出笔锋。

      他说“我只培养他们入门,然后让他们自己单独练去,因为书法很深,培养的学生究竟能在书法的道路走多远我还不敢说,人家家长如果想的远,那就让人家另寻高师,只要他们掌握基本要领、入了门,我就不要了,不会再收这个学生,因为我不能误人子弟,不能耽误有志向孩子的书法前途。”

      《乌鲁木齐晚报》曾于2010年12月22日以《从提灰搬砖到挥毫弄墨》为题;《新疆都市报》曾于2010年12月27日以《新疆农民工华丽转身变书法老师》为题;“亚心网”曾于2011年6月29日以《新疆乌鲁木齐市民工书法家6年完成千米巨作,庆建党90周年》为题;《人民日报》海外版曾于2011年1月4日以《上班提灰搬砖,下班挥毫弄墨,农民工将出版草体榜书千字文》为题报道了高亮在书法之路上敢于攀登的事迹。

      凭借着对书法的痴迷,高亮终于由打工仔成功转型为 一名职业书法家。

      家住乌鲁木齐市河南东路的市民张先生说,自己一直期待着高亮的书出版,不仅喜爱他的书法,更是为他的精神所折服。在他的书还没出来时,自己就预订了两本。书法爱好者陈先生不仅掏150元钱买了一本书,还为高亮在签名簿上留下了“满屋墨香驱俗气,一支秃笔破红尘”的赠言。家住乌鲁木齐市天津路的市民吴先生细心琢磨着每个字的风格和技法,他笑着对高亮说:“太好了,你把字都写活了!”甚至有人说,高亮是“农民工书法第一人!草体榜书第一人!草体榜书千字文第一人!”。

      2008年在首都北京举办奥运会期间,高亮曾为时任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撰联并书之,给胡锦涛主席的是“华夏巨龙腾飞起 盛世合谐汇锦涛 怀仁播爱”,给温家宝总理的是“工农合歌今日好 龙的精神温家宝 怀仁博爱”。高亮的书法作品已经被人作为馈赠佳品传至美国、俄罗斯、比利时、澳大利亚和香港等地,其一笔榜书“龙、虎”二字已被美国勘纳斯州大学图书馆收藏。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2011年“七.一”前夕,他的“巨幅书法作品草体榜书千字文”1009米,申报了“大世界基尼斯之最”,后通过初审。

      2013年,他应邀天水市伏羲文化节举办“书法奇人?高亮原创作品天水展”。 2016年,他的《草体榜书千字文》的1000个字在红光山上的乌鲁木齐市亚欧艺术馆展出,各有关新闻媒体都进行了报道。

      他用草体榜书写了一首诗:“一纸伟人头,愁得浪子游,世间多少事,挥手万物有,这纸伟人头,人人想拥有,黑发到白首,多少才是够?”他用书法写出了外出打工之路的不易,也写出了自己在书法之路上敢于探索、敢于追求,不随波逐流、不趋炎附势的性格。

      高亮说,在弘扬国学文化的路上,自己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在追求书法艺术成就的路上才刚刚起步。

      在这个网络信息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一些年轻人大多为了顺应形势的需要,学习现代的求生技术技能,从事书法这门古老技术的少之又少,而高亮却在财富与理想的抉择中,依然选择了书法,且在这条路上苦苦跋涉,再苦再累也不放弃,努力使中国民族的国粹书法艺术发扬光大,实在是难能可贵!

      本文标题:高亮的书法探索之路

      本文链接:http://021diaoche.cn/content/327768.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