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凭栏论世
文章内容页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从行头看经济

  • 作者: 春风杨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6-24
  • 阅读85098
  •   人类本没有衣服,当经济发展,文明进步,文化繁荣到一定阶段的时候,才开始寻找衣服,进而制造服装。衣着最初只是保暖护体的物品,进而成为地位的象征,身份的体现,经济实力的展示品。

      《金瓶梅》里有关人物的服装,一多一少,一优一劣,一精一粗,一艳一淡无不体现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

      行头体现经济,最典型的是西门庆、潘金莲和陈经济。

      先看看西门庆的行头。

      当西门庆还是一个商人时,衣着虽然华丽,但不显赫。他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玲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身穿经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腿上勒着两扇玄色挑丝护膝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就是一个浪荡公子哥。

      西门庆靠送礼蔡太师当了提刑官,就不再是商人行头,于是找来裁缝做官服,一条犀牛角并鹤顶红腰带用了100两银子。平时的官服由书童和玉箫专门保管。一天,玉箫告诉书童,爹今天不穿这一套,要穿玄色匾金补子,系布圆领,玉色衬衣穿。

      上下班,西门庆骑的是高头大马,鸣锣开道。穿青绒狮子补子,白绫袄子,忠金缎巾,貂鼠风领,腰带缠身,皂鞋棕套,可谓荣华富贵,威风凛凛。

      第一次私会林太太,西门庆精心打扮了一番。林太太悄悄从房门帘里观看,见身材凛凛,话语非俗,一表人物,轩昂出众。头戴白缎忠靖帽,貂鼠暖耳,身穿紫羊绒鹤氅,脚下粉底皂鞋,上面绿剪绒狮坐马,一溜五道金纽子。就是个富而多诈奸邪辈,压善欺良酒色徒。

      西门庆升为掌刑正五品后,进京朝觐皇上,何太监请客,又送给他一件飞鱼绿绒氅衣。何太监借机炫耀了一番,这是昨日万岁赐他的蟒衣,不仅价值连城,更显地位显赫。

      西门庆心知肚明,回清河后,如此仿效到处炫耀。一次喝酒桌上,西门庆特意穿上青缎五彩飞鱼蟒衣,张牙舞爪,头角峥嵘,金碧掩映,让应伯爵吓了一跳,喝彩不止。

      西门庆第二次会林太太时,白绫袄子,披上天青飞鱼氅衣,粉底皂鞋,十分绰耀。行头不仅成为西门庆当官的资本,也成为他嫖娼的资本。

      西门庆死后,飞鱼衣不知道哪去了,那些名贵的腰带一条也没有带走。

      潘金莲一生可谓跌宕起伏,先是张大户姘头,后是小商人的妻子,后成为西门庆的小妾,最终被吴月娘给卖了,又回到奴婢的位上,她为了争夺华丽服装而死无葬身之地。

      她九岁卖在王昭宣府里,习学弹唱,就会描眉画眼,傅粉施朱,梳一个缠髻儿,着一件扣身衫子,做张做势,乔模乔样。这时她的衣着十分简陋。

      成为武大郎的老婆后,经济条件改善,头上戴各样装饰品,衣着也有所讲究,但并不华丽。毛青布大袖衫儿,褶儿又短,衬湘裙碾绢绫纱。通花汗巾儿袖中儿边搭刺,香袋儿身边低挂,抹胸儿重重纽扣,裤腿儿脏头垂下。往下看,尖趫趫金莲小脚,云头巧缉山牙,老鸦鞋白绫高底,步香尘偏衬登踏。

      潘金莲成为西门庆的小妾后,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一身行头就大不一样了。第一次见吴月娘,上穿沉香色绿绸雁衔芦花样对襟袄儿——白绫竖领,妆花眉子,溜金蜂赶菊纽扣。下着一尺宽海马潮云羊皮金沿边挑线裙子,大红缎子白绫高底鞋,妆花膝裤,青宝石坠子,珠子箍。

      潘金莲害死了李瓶儿,除掉了情敌,心情格外舒畅,一身行头展示经济地位的提升。上穿黑青回纹锦对襟衫儿,泥金眉子一溜褰五道金三纽扣儿;下着纱裙,内衬潞绸裙,羊皮金滚边,面前垂一双合欢鲛绡带,下边尖尖趫趫锦红膝裤下显一对金莲;头上宝髻云积,耳边带着青宝石坠子,打扮如粉玉琢一般。

      此时的潘金莲自以为与李娇儿、孟玉楼等小妾在行头上可以平起平坐了。一次,吴月娘带几个小妾到娘家赴宴,突然下雪,吴月娘令小厮回家拿皮袄,月娘、李娇儿、孟玉楼俱是貂鼠皮袄,唯独潘金莲没有。一贯争强好胜的潘金莲非常懊恼,方知经济实力仍然无法和她们相提并论。直到李瓶儿死后,金莲避开吴月娘,直接向西门庆要了李瓶儿的皮袄。惹恼了吴月娘。

      一天早上,吴月娘睡在床上借做梦事由告诉西门庆,梦里潘金莲见我穿李瓶儿的大红绒袍儿,劈手夺取,与我骂嚷起来。西门庆劝道,自古梦是心头想。不要紧,明日,我给你做一件新的。

      一件皮袄,满足了潘金莲的虚荣心,但她蔑视吴月娘主妇的地位,挑战月娘的财政大权,让月娘恨之入骨。以至于在西门庆死后,吴月娘无情地将潘金莲扫地出门。潘金莲再也穿不上那件心爱的皮袄。

      在西门庆家族里,妻妾们的服装不仅做工用料讲究,而且价格高昂,因此做衣服的大权是他直接掌控的。

      乔大户娘子宴请吴月娘、李娇儿、孟玉楼等,西门庆为了显示其豪华,为众妻妾做行头,一共30件。先裁吴月娘的:一件大红遍地锦五彩妆花通袖袄,麒麟补子缎袍儿;一件玄色五彩金遍地葫芦样鸾凤穿花罗袍;一套大红缎子遍地金通袖麒麟补子袄儿,翠蓝宽拖遍地金裙;一套沉香色妆花补子遍地锦罗袄儿,大红金枝绿叶百花拖泥裙。其余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四个,都裁了一件大红五彩通袖妆花锦鸡缎子袍,两套妆花罗缎衣服。孙雪娥只是两套,没有其他袍儿。从做服装可以看出,西门庆的妻妾经济地位分为三个层次。

      西门庆回请乔大户等众亲友娘子,让春梅、兰春、迎春、玉箫四个丫鬟餐厅服务,为了显示富有,给四个丫鬟连带西门大姐做新衣,每人三件,唯西门大姐和春梅是大红遍地锦比甲儿,并且多一件衣服,其他三人是蓝绿色。可见服装的颜色也显示卑贱高低。

      陈经济因受杨戬一案的牵连,躲进岳父家。尽管是寄人篱下,但西门庆没有儿子,对他寄予厚望的,自然吃穿不愁。身着绫罗,脚踏皂靴,头戴毡帽,手拿汗巾,逍遥惬意。

      这个见女人是命的女婿竟然偷起了小岳母,西门庆死后,陈经济与潘金莲的私情败露,被吴月娘赶出了家门。因为吃喝嫖赌,不务正业,上当受骗,逼死西门大姐,吃了官司,沦为乞丐。原来一身耀眼的行头早已无踪无影。

      陈经济父亲的朋友王宣,发起善心,见他身上单寒,拿出一件青布棉道袍,一顶毡帽,又一双毡袜棉鞋。又给一两银子,500铜钱。吩咐,做些小买卖,也好糊口过日子。没有两天,陈经济花光银子,又将棉衣输了,袜儿也换吃了,衣裤也没了,依旧在街上讨吃。

      王宣不忍心,再次给他一条袷裤,一领白布衫,一双裹脚,一吊钱,一斗米,让他做小买卖度日。没有数日,陈经济依旧把钱花光,把白布衫、袷裤输了。

      当一个人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时候,也就穷到家了。

      王宣最终将陈经济送到临清码头晏公庙做了道士。

      明朝是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衣食住行无不反映等级,服装更有严格的等级规定。补子就是缀于官服上表示品级的图案纹饰。《明史 舆服志三》,二十四年规定公、侯、驸马、伯服绣麒麟、白泽,文官一品仙鹤,二品锦鸡,三品孔雀,四品云雁,五品白鹇,六品鹭鸶,七品鸂鶒,八品黄鹂,九品鹌鹑,杂品练雀等。武官一品二品狮子,三品四品虎豹,五品熊罴,六品七品彪,八品犀牛,九品海马。不仅官员服装有严格的规定,就是农工士商等各阶层的服装也有明确的规定。应伯爵甚至没有资格戴温秀才的方巾小帽。乔大户花钱买义官就是为能戴上一顶有象征意义的官帽子。不过西门庆的补子往往越级,吴月娘、孟玉楼曾经穿麒麟补子,可见明朝中后期服饰控制的不是很严。

      如今观行头看财富,已经不是什么一件难事。但是看众生的行头,判断宏观经济走向,却是一个学问很深的本领。华尔街金融专家丹尼.摩西,每天要坐开往曼哈顿区的早班列车,他对车上乘客的观察,堪比福尔摩斯。

      丹尼.摩西发现,他乘坐的列车上金融界人士的比例达95%,当列车上的金融人士普遍穿着随意,低调不引人注意时,说明经济欣欣向荣。如果人人穿正装,说明金融业遇到麻烦,投资人开始谨慎。因为有这种敏锐的观察力,在金融危机前夕,丹尼?摩西会提前做空华尔街。

      20世纪90年代末,我曾经跟随一个老领导出访一个国家,这位老领导,学历虽然不高,但酷爱学习,博览群书,善于思考,对问题常常有独到见解。当他看到这个国家首都,街上穿军服的人太多,敏锐地说,这个国家经济发展不快,比例失调。群众服装单调,几近千篇一律,经济不会很活。我们将信将疑,回国后,查阅有关资料,果然如此,这个国家的GDP多年徘徊,几乎没有增长。

      本文标题:金瓶梅里的经济学——从行头看经济

      本文链接:http://021diaoche.cn/content/32763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