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88/0
    2020-07-12
  • 肖杰玉,荆门县改市第一任副市长,分管文化教育。他是我们家从沙洋农场迁到荆门落户的关键人。我们家正是打开了在荆门落户的结点,我的父母才有了后来较为安顺的生活,以致较为平静地度过了他们的晚年,我的弟弟亦有了发展的空间。他是我人生中所遇到的一位好领导,亦是我们家…[浏览全文]

  • 655/0
    2020-07-11
  • 刘超,我前妻玉华的父亲,系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检察院老牌检察官。尽管我与他女儿于1995年好说好散分手,但是他依然是在我人生中出现的一位重要人物,这辈子终身难忘。1981年我23岁,是我们家庭的一个重要节点。那年,我把父母亲及弟弟从沙洋劳改农场迁到荆门市…[浏览全文]

  • 606/0
    2020-07-11
  • 嘀-嘀-嘀微信想起了一连贯的提示音,我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微信号,只记得她字写得特别好。我和她并不熟悉,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的。加了微信之后便再也没有联系,可能就属于那种泛泛的点赞之交。她突然给我发微信,我竟有几分意外。心里暗想她怎么突然想到找我了。几句话…[浏览全文]

  • 827/0
    2020-07-10
  • —引—薄雾初开,花儿含苞带露,一路旖旎。趋步却从不敢大声妄语,怕惊落点点晶莹。晨幕将晓,或晴或雨,不得而知,却有娇艳以待芳华。长岗岭九四年秋,气候还没有转冷,漫山也不尽是红叶,时下我随爷爷一起进山,前往长岗岭,开始了我一年多的入山走读经历。在我家那边,提起…[浏览全文]

  • 832/0
    2020-07-10
  • 我写随笔,是一种消遣与乐趣,完全是生活中的一味元素。写了一段时间后,感觉有点累了,也就休键。再是,我以前有一个习惯,一边散步,一边听新闻,还要附加做些动作,以増加运动量。否则,只是散步运动强度就不够。因了写随笔,新闻没有听了,运动量亦没有办法加强。为了生活…[浏览全文]

  • 911/0
    2020-07-10
  • 写这组文字,我首先想到的是田哥。他已经走了二十多年了,我时常会记起他来。田哥应该大我十五六岁吧。之所以叫他哥,原因是他的父母与我的父母都在沙洋农场劳改,成为新人后,同在沙农畜牧场繁殖队劳动改造,我父亲和他父亲有段时间都在队里养猪。而我和田哥都属于新生子女。…[浏览全文]

  • 2974/0
    2020-07-08
  • 小区的东南角有两棵翠绿翠绿的大树,可能是因为没有高楼遮挡,通风良好的原因,它们的绿看上去那么与众不同。趁着阳春三月百花开的宜人时节,树与树的中间有三株花开得格外耀眼,一株是粉色的,另外两株是紫色的。越是盯着它们看就越是觉得那花每秒都在更加骄傲地怒放!一只麻…[浏览全文]

  • 9752/0
    2020-07-06
  • 关于福哲人及社会学家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我们,绘出人群今后的走向——凭借原来所经的山河难途,给路线命名“天堂”、“乌托邦”、“共产主义”、“大同世界”等;圣贤及政治家,在一方区域内,向广土空场,要建立和谐社会,以及“春天,几个少年和青年,在柳荫下游泳,还唱…[浏览全文]

  • 13135/1
    2020-07-06
  • 每逢周末的早晨,菜场的人格外多。忙碌了一周的人们,到了休息日,心和胃都奔回了家。老太太拉着小车,老爷子提着鱼虾,要给孩子们来一桌大餐的赶脚;年轻的女人踩着高跟牵着男人的手,满脸幸福地穿梭在提着萝卜,土豆,大白菜的人群中,正应了那句闲时逛逛市场也是极好的。近…[浏览全文]

  • 14789/0
    2020-07-04
  • 一,兜兜里有灰机网络里各种大肚客的视频很多。满桌子的菜肴,一肚餐之。而且肚里塞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东,食者毫无牵强之态,笑眯眯的吃的很开心。更有甚者,吃各种不堪入目的东东。各类的大肥肉,乃至生鱼生肉,臭鱼罐头猪大肠,什么都敢吃。有的干脆学贝爷,拿条不知什么虫…[浏览全文]

  • 24041/0
    2020-06-28
  • 今天,农历五月八日,是我真正的生日。单位一直是按出生日期对应成阳历五月八日做为生日的。每年五月都有生日卡,今年在疫情流调队单位给买了生日蛋糕。很多年以来,总有一个人在大洋彼岸于农历五月八日这天,给我发来一个生日快乐的祝福,每每收到总有一股暖意在心头。有时连…[浏览全文]

  • 28381/0
    2020-06-27
  • 相隔不远的两个早点铺,有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一个热情大方,手脚麻利,封豆浆,装油条,盯锅,撒芝麻,收钱,样样衔接得快速有序,生意好得排长队。另一个女人从不见笑,甚至有点苦瓜脸,一副别人欠了她钱,满脸诉说着不幸福的样子。最要命的是动作非常慢,隔壁出四份豆花的…[浏览全文]

  • 28395/0
    2020-06-26
  • 早上在微信上看到一位朋友发的朋友圈说,自打她结婚后就再没有穿过裙子,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虽然我没有绝对地对裙子情有独钟,但从感情上讲一年四季中让我感触最多的是秋季,而夏季却是我最喜欢过的,我一直觉得夏天就是女人的季节,虽然头顶炎炎烈日,但满大街的裙裾飞扬、…[浏览全文]

  • 29690/0
    2020-06-25
  • 1你走在人群的前面搭桥,铺路,为众先锋,期待着朝阳越出地平线时的灿烂辉煌,光芒万丈;我走在人群的后面殿后,等待着日落时的那一抹光彩,久经沉淀后映射的光环。你固守着你的孤独,我坚忍着我的寂寞。2俗语讲: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感应道交。六道三途,十法界,佛菩萨界…[浏览全文]

  • 30548/0
    2020-06-25
  • 1辽宁海城大悲古寺行一法师一譬喻:我们在农村生活,秋天到了,一车车的白菜需要人搬下来,剁成剁。你传给我,我传给他,就这样一直传下去,传到最后,车上没白菜了,再看看我们手里还有白菜吗?没了,两手空空啊!那白菜哪去了呢?噢!白菜还在呀!在另一个地方剁得高高,一…[浏览全文]

  • 34395/0
    2020-06-22
  • 守株待兔中的兔子是咋死的?宋人有耕田者。田中有株,兔走触株,折颈而死。因释其耒而守株,冀复得兔。兔不可复得,而身为宋国笑。今欲以先王之政,治当世之民,皆守株之类也。——韩非子这是一个妇孺皆知的寓言。这里要讨论的话题是兔子,不是宋人;讨论的是兔子究竟是咋死的…[浏览全文]

  • 34709/0
    2020-06-22
  • 昨天中午回来,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数鸡宝宝,发现少了一只。我极不心甘地一数再数,总是希望奇迹会发生。数来数去,最终还是只有十只,我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开始以为是"少校"不在了,因为它最不灵动,出现危险,一定反应最迟钝,最容易被俘虏。一看,黑鸡还是四…[浏览全文]

  • 37723/0
    2020-06-21
  • 自我有记忆以来,父亲一直都在外忙碌奔波。那时家里还没有普及电话,父亲每次写信回家时,我都会跑去问母亲,妈,爸爸在信里说些什么?母亲听后便说你爸爸问你的成绩怎么样?所以在那时的记忆中父亲每次写信回家都是问我成绩的事。1997年的春节,那一年我12岁,那也是我…[浏览全文]

  • 44336/0
    2020-06-17
  • 这几天,老天好像遇到了半个世纪以来都没有碰到过的伤心事似的,不停不住地流着泪水,把人的心情笼罩在一种忧郁的情绪之中。昨晚,从东江书院听清华大学任剑涛教授的演讲回来,雨就一直没停,心里的疑笃亦像这雨,赶也赶不走。可能是药物止痛效果已过时吧,脚又开始疼痛起来。…[浏览全文]

  • 44009/0
    2020-06-17
  • 一般的保安,似乎都很严肃。今年在微信里流行的一个视频,很具表现一般保安特点的代表性作品。某人到一个小区,到了门卫,就走出来一个面无表情的保安,虎着脸问: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你去找什么人?他穿着一套似公安的虎皮,就以为自己是个公安了,那样霸气与盛气凌人。…[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